设置

关灯

第一百五十五章 虐杀(求订阅!)

    八臂诡物赤色的瞳孔猛地一缩,八条手臂齐齐握拳砸向正前方,一道泛着红芒且正在快速扩大的拳头。
    气势汹汹的铁拳,带着一股炙热的滚烫的劲风,迅速席卷整个院子。
    嘭!
    沉闷的声音陡然响起,一圈无形的白色气瘴蓦然浮现,四散开来,强烈的力量激起的气浪,将院子无数青砖吹起,朝着四周迸射。
    八臂诡物连续后退数步,手臂拳面更是一片焦黑,甚至还带有丝丝火星。
    更有一道道红色的细线沿着手臂朝着胸口处蔓延,手臂内部更是隐隐来阵痛,与异样感,有种无形力量一直在渗透破坏。
    它赤色瞳孔内流露出一丝惊怒之色,它竟然被血食正面用它引以为豪的力量击退了。
    陆难微微后退一步,神行印记爆开,身形一晃,犹如疾风一般,刹那间冲了过去。
    “桀桀桀!”
    八臂诡物怒吼一声,赤色瞳孔中,此刻满是怒气,它不能容忍眼前血食这般挑衅,
    蓦然间,其浑身幽蓝色的雾气,瞬间覆盖全身,全身气力,速度全部提高,硬碰硬的冲了上去。
    嘭嘭嘭!
    刹那间,大院内一红一蓝两道身影不断碰撞,沉闷犹如闷雷的声音响起,院子内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坑坑洼洼。
    轰隆隆...
    四周的房屋更是早已坍塌,漫天的尘土飞扬冲上天空,在这黑夜内异常明显。
    不远处,许多人影迅速朝着这里赶来。
    院子内,七八道红影诡物,尖叫着朝着远处逃离,但都是在半空中,被一道红芒击中,当初爆开,就此身亡。
    噗嗤!
    猛然间,一道蓝影犹如破袋一般,瞬间倒飞出去,狠狠地砸向房屋废墟之中,溅起大量的尘土。
    陆难浑身气血高昂,手中各自握着一条粗壮的青色手臂,赤极内气运转,一股赤色火焰眨眼间将青色手臂焚烧一空。
    他目光闪烁间,脚下猛踏,地面轻晃好似地牛翻身,其身子宛如出膛炮弹瞬间冲了进去。
    趁你病,要你命。
    轰轰轰!
    剧烈的轰鸣中,隐隐传来一道道充满惊恐的桀桀之声,好似大笑,又好似痛苦哀鸣。
    突然间,地面上猛地泛起一圈剧烈的波浪,无数泥土青砖翻涌,范围几乎占据整处院子,地面上更是剧烈摇晃。
    桀桀怪叫之声也戛然而止,一道黑影瞬间破开漫天尘土,眨眼间消失在原地,融入夜色之中。
    只剩下一抹浓郁异常的白芒,紧跟其后,追向其身影。
    片刻后。
    许多黑影从屋顶上,疾驰而来,汇聚在一起,望着下方一片狼藉,眼神均是流露出震惊之色。
    “这般破坏程度,武功最低都是内府境界。”
    “那位前辈在此与黑阶邪祟交手!”
    数个呼吸后,十几道白衣身影,瞬间出现在街道上阴影处,望向眼前废墟,已经屋顶上众多的黑色人影。
    为首的一位眉心刻有白莲印记的白发老者,收回目光,眉心白莲不断闪烁。
    “追,就在这附近。”
    话音刚落,突然屋顶上有人目光似是望向这边,陡然暴喝一声。
    “白莲教余孽!”
    顿时许多黑影纷纷望向这边,顿时间身形闪烁,朝着这群白衣人冲了过来。
    见此,白衣老者眉头微皱,目光一沉,“白七,白八,百九使用禁术留下断后,回归白莲天,吾母怀抱。”
    随后,三道白衣汉子面色狂热的冲了出去,抵挡冲来的黑影,其余的白衣身影,则是身子一晃,眨眼间消失在原地,朝着远处奔去。
    “吼!”
    一声好似猛兽的吼声骤然响起,留下的三个白莲教汉子,身躯蓦然膨胀,身上出现黑褐色的鳞片,四肢兽化,一条粗壮的尾巴更是悄然从后背血肉中,破体而出。
    绿色的瞳孔中没有任何神采,嘴角裂开,无数尖牙凸显,涎水滴落,猛地冲向迎面而来的无数黑衣身影。
    ......
    如墨的夜色中,陆难足尖轻点,速度飞快的远离那处院子。
    刚才那么剧烈的动静,周围巡逻的三大门高手,以及斩邪司的人马,一定会马上赶来。
    他可不想被别人发现自身实力。
    忽然间,数道怒吼声从身后传来,他遥遥望向刚才那处院子方向。
    只见一抹浓郁的白芒瞬间袭来,落入他的眉心,消失不见。
    “又遇到另一个邪祟了么?”陆难面色如常,目光闪烁。
    随即,脚下再度加快速度,朝着另外一边冲去,寻找其他邪祟。
    而在其身后,九道白影紧跟其后,众人感受着眉心不断传来的炙热感,神色均是一振,目光明亮。
    为首的白发老者,看着前方不远处,那道宛如黑点大小,且马上就要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面色突然一狠。
    “秘术,追影。”老者低沉的声音,骤然响起。
    话音一落,其余八人一咬牙,双手快速掐印,面色更是痛苦不已,好似在承受莫大的痛苦。
    紧接着九人双腿蓦然鼓起,裤腿布料直接裂开,妖冶的绿芒在双腿间凝聚。
    随后一道道绿色光芒,将九人连接在一起,猛然高涨却又立马收缩。
    唰!
    刹那间,九人身形消失在原地,不见踪影。
    噗嗤!
    陆难面无冷峻的将眼前这道黑衣邪祟,头颅硬生生撕扯下来,随手扔在地上。
    看着其身躯快速焚烧,以及一抹浓郁的白芒升起,落入他的眉心。
    “以我现在的实力,黑阶邪祟应该都是可以随意打杀的。”陆难目光闪烁,喃喃自语。
    毕竟他现在的实力,已经是内府大成,仅差一宫便可以踏入内府巅峰。
    在这偌大的离城内,除了异人之外,武者里面只论境界,应该没几个高出他的。
    但要是论实力的话,那就说不定了。
    就像之前遇到的明老,明明佩戴的是八虎令牌,表示其是内府实力,但是其身上却有一股令陆难都觉得心惊的气息。
    他觉得明老实力肯定不是内府,甚至都怀疑,明老已经达到宗师境界。
    当然这只是他的猜测,毕竟他也没见过宗师。
    “今晚阴源凑够,回去就继续提升。“深吸口气,将脑海中念头清空,陆难从怀中取出两枚蓝色珠子,仔细把玩,随后将其收入怀中。
    正欲离开此地时。
    忽然间,他眉头紧皱,面色凝重,转身仔细打量四周,他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窥伺感。
    而且身体更是突然下意识紧绷,汗毛竖起,肌肉收缩。
    眼前忽然泛起一阵剧烈的涟漪,更有阵阵绿芒闪烁,几乎是瞬间,便有九道身影蓦然出现,围住陆难。
    “打断四肢,破开丹田,生擒!”
    为首的白发老者,感受着眉心传来的灼烧感,目光一喜,望向陆难,低声喝道。
    话音一落,周围八个白衣汉子,纷纷吃下一粒丹药,随即身躯蓦然膨胀,迅速变身,眨眼间身上出现黑褐色的鳞片,四肢兽化,一条粗壮的尾巴破体而出。
    绿色的瞳孔齐齐望向陆难,狰狞的咧嘴一笑,猛地冲了过去。
    见此,陆难面色淡漠,冷哼一声,也不闪避,脚下猛然一踏,地面直接裂开,出现一个深坑,他身子犹如冲天火箭,径直撞了上去。
    这离城武者里面,能让他主动退却的只有区区数人,而眼前这几人不在其中。
    噗嗤!
    为首的一个兽化者胸口,被一条泛着赤红色的手臂赫然洞穿,其绿色的瞳孔猛地缩小,嘴角咕咕流出绿色血液,神色更是难以置信,眼中神采流逝流逝。
    就一招,以他兽化后接近内府的实力,直接被秒杀了。
    “啪!”陆难眼中寒芒闪烁,五指用力,将掌心中那颗剧烈跳动的心脏捏爆,随即单手抓住其那条尾巴,反手抡圆,将四周扑上来的兽影打飞。
    突然间,他猛地转身,抬手一拳狠狠地轰向身后。
    嘭!
    一道白影瞬间倒飞出去,翻身落地,双脚在地面上犁出一道数丈长的深沟,卸掉力量。
    而陆难也是,后退数步,低头看向拳头上正不断沸腾,且试图钻入他体内的绿色火焰。
    体内赤极内气犹如海浪一般,猛然涌来,将那绿色火焰扑灭。
    他面色冷峻,直接一拳将手中那具兽尸头颅打碎,随手将其抛在地面。
    “区区刚入内府的野兽,就敢来抓我。”陆难脚下发力,身形一闪,双腿间九道神行印记全部爆开。
    顿时间,他身形犹如电光虚影般,消失在原地,在其余八道之间连闪数次。
    再度出现时,他已经站到了白发老者面前,冷眼望着他。
    而在他身后八道兽化身影纷纷僵直不动,更有几道慢慢的转过头来,想要望向身后,但眨眼间,几乎同时歪倒在地。
    嘭嘭嘭!!
    所有兽化身影胸口处都是破开一个大洞,里面跳动的心脏全部被打爆。
    那是陆难在极短时间内,以自身全身力量,内气爆发,配合速度,打爆心脏,才造成了这么数息时间,同时杀掉八人的场景。
    见此,白发老者瞳孔骤缩,背后瞬间被冷汗打湿,喉咙更是下意识吞咽。
    “这...这是什么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