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五十四章 宗师关卡

    “这剩下有关宗师的资料,怎么有些奇怪。”陆难看着手中的薄薄的黑色册子,神色有些古怪。
    黑册中虽说依旧没有提及,该如何突破宗师,但关于其他的却是有所涉及,
    而且关于心藏神、肺藏魄、脾藏血、肝藏魂、肾藏精这五点,有些许介绍。
    那就是“臆想!”
    神,魂,魄,血,精都只是精神上所猜测出的东西,并不是真正的物质,武者根本无法接触。
    所以想要将其融入相应的宫府内,就必须依靠自身的臆想。
    自身去不断想象,借此去欺骗自身,欺骗潜意识,让其认为神,魂,魄,血,精都是真是存在之物,且都可以融入自身宫府之内。
    待到成功欺骗自身潜意识后,就可以突破为宗师。
    并且黑册上面也一直强调气血,解释气血的重要性。
    还有便是解释内气,劲力,都只是气血的一种演变,但万变不离其宗,最终还是要回归到气血之上。
    所谓宗师便是返璞归真,重修气血,借此突破人体大限,寿命可达五百载。
    但突破失败,五宫会有难以预料的异变,从而可能会间接导致身体异变。
    因为神,魂,魄,血,精都是自身所臆想出来的,臆想的念头,千转万变,难免会泛起其他念头。
    而这一丝丝念头差错,可能就会导致你身体发生不可逆的异变。
    “欺骗潜意识?重修气血?身体异变?”陆难面色越来越凝重,这是他第一次知道这种资料,以及突破宗师会带来的风险。
    “看来等到点亮肾宫后,绝不能随意试验,突破宗师。”陆难心中一沉,暗忖道。
    原本按照他的计划,等待点亮肾宫后,就尝试着先将内气,劲力融入气血之中,可眼下看完剩下的黑册后,他止住了这个想法。
    “宗师不急,等拜入北穹宗后,调查清楚资料后再突破。偌大的北穹宗,肯定会有关于宗师突破的资料。”
    ......
    夜色如墨,彤云密布。
    离城内城,宣元府。
    此时后园林内,却是异常明亮。
    入目所及的一快巨大的怪石上雕刻着七个龙飞凤舞般的大字:山外青山楼外楼。
    坐落在园林内,一座华丽精美的大殿内,灯火通明,人影灼灼。
    “还没查出来么?”忽然一道低沉,蕴含着丝丝怒气的话语,蓦然响起。
    大殿内,空气好似顿时凝固,死寂无比,气氛压抑凝重。
    此刻,正坐在大殿上方,一身穿青衫的中年男子,面色阴沉似水,大马金刀的坐在座椅上,阴鸷的目光扫过殿内众人。
    但凡被他目光所扫过的人,全部寒蝉若禁,头低的更深,大气都不敢喘。
    “哼,要你们有何用?不如全部回归白莲天,吾母怀抱,怎样?”青衫中年男子冷哼一声,缓缓站起身来,手中把玩着一颗白色石块。
    听此,大殿内十余人,全部跪俯在地面,身若筛糠,一句话都不敢说。
    他们都是知道,眼前这位大人,最不喜的便是为失败找借口理由。
    猛然间,青衫男子手中白色石块,散发白芒,不断闪烁。
    见此,青衫男子面色如常,随手将石块抛到地面上。
    白色石块在地面上滚动,白芒越来越盛。
    终于,白芒陡然间高昂,一道白衣男子身影,从白芒中浮现出来,清晰无比,好似真人。
    但若是仔细看去,则会发现其身影,仅仅是一道光幕投影而已。
    “道滁(chu)长老,此事已有眉目。”白衣男子神色温和,轻声开口,“我已用秘术探查出,那晚从明光寺所发生的事情,并且还有新发现。”
    “说。”青衫男子道滁神色略缓,再度坐下,轻点颔首,阴翳的目光望向白衣男子。
    “三大门避开我们视线,带人袭击明光寺,守护在那里的两位香主,为保住数千半诡,祭祀自身,开启了莲花诡界,但依旧失败,莲花诡界入口被毁,明光寺也被人用秘法离火毁了。”白衣男子言简意赅,快速说道。
    随后,他顿了顿,再次开口。
    “秘术显示,最后有三人活着从诡界出来了。而且这三人位置,我利用白蝶定位到了。”
    “明天晚上,将那三人全部抓来。”道滁面色冷峻,随口转头吩咐四周跪俯的人,“若是抓不来,你们就自己动手,回归白莲天吧。”
    “道滁长老,且听我说完,这三人中,有两人在离城,而另外一人昨晚便已经逃出我可探查位置,但我通知了沿路的其他教众了,会帮忙拦住此人。”白衣男子目光一闪,轻声解释。
    “将剩下两人抓来。”道滁眉头微皱,再次吩咐道。
    “道滁长老,我还没说完。”白衣男子神色越发温和,再度开口。
    闻言,道滁眉头紧锁,阴鸷的目光死死望着白衣男子,浑身气血隐隐暴虐。
    “下次,一口气说完,若还是如此,别怪我将你体内千面诡抽出来吞了。”道滁深吸口气,压住心中淡淡的杀机。
    “咯咯,急了,急了。”白衣男子嘴角裂开,咯咯诡笑,但神色却是无比温和,给人难以形容的诡异感。
    “其中有一人是妖刀明轩,我劝长老还是放弃吧。”白衣男子神色怪异的开口。
    听这个名字,道滁眼睛微眯,食指下意识的轻扣桌面,沉默无语。
    良久后。
    “那就只将最后一人抓来。”道滁缓缓开口,并伸手轻轻一挥。
    白衣男子则是伸手虚空一点,一抹光芒瞬间分裂,然后纷纷落入大殿众人眉心内,消失不见。
    “白芒炙热时,那就意味着你们遇到了,要找的人。”
    大殿内,跪俯的众人,纷纷抱拳行礼,紧接着身形闪烁,快速消失不见。
    “自在门的事,你处理的怎样了?”道滁沉声询问。
    “差不多了,除了几个不好对付的之外,其余的都控制了。”白衣男子面色肃穆,缓缓应道。
    “等吧,白莲即将盛开。”道滁缓缓站起身来,目光望向大殿外,无穷的夜色之中,喃喃自语。
    嘭!
    最后一道黑影面色狰狞的被一条粗壮的手臂洞穿,浑身瞬间泛起赤红色的火焰,眨眼间便消散一空。
    一抹白芒凭空浮现,落入眼前黑衣男子眉心。
    陆难垂手而立,目光环绕四周,看着巷子里一片狼藉。
    “邪祟数量越来越多了,”
    突然侧头望向巷子口,足尖轻点,翻身而起,消失在巷子口。
    数个呼吸后,便有一群黑袍人持刀人,满脸警惕的冲到巷子来,打量巷子内的场景。
    “黑阶邪祟的气息。”有人看着手中的绿色玉佩,沉声说道。
    “不用去管了,收集诡尘,准备前往下一处地方。”为首的一位黑袍汉子,大手一挥,身后立马上去四五人,手持令牌收集地面上散落黑粉。
    片刻后,这群人便在黑袍汉子带领下,急匆匆的离开,前往其他地方。
    屋顶上,陆难面色淡漠的望着,那群黑袍人的消失的身影。
    “诡尘?原来邪祟死后,散落的黑粉,被称为诡尘。”
    他之前也想去收集这些诡尘,但却失败了,诡尘入手立马会被赤极内气焚烧一空,普通容器收集,最多一个时辰,诡尘便是蒸发,根本无法收集。
    他也用过斩邪司之前发放的令牌试验过,但还是不能收集,因而他怀疑可能是自身令牌等级太低了,或者是收集诡尘的令牌是特制的。
    收回目光,陆难不再去想此事,身形闪烁,瞬间消失在原地,朝着远处奔去。
    如今趁着离城邪祟诡物众多,赶快收割,快速获取阴源,提升实力才是正事。
    ......
    大夜弥天,阴风呼啸。
    “桀桀.....”
    院子内,粘稠温热的血液顺着地面缓缓流淌,地面上到处都是残肢断臂,浓郁的血腥味冲天而起,弥漫四周。
    阴森诡异的笑声不断在大院内回荡,不时有四五道红影漂浮,手中紧握着半截血淋淋的手臂,正在大口咀嚼。
    踏踏踏。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地面微微震动,一个满脸青黑,膀大腰圆,浑身长满黑色鳞片的八臂诡物,从屋内迈步走出,额头中唯一的血色竖瞳中,满是喜悦。
    几乎裂到耳根的大嘴中,似是在咀嚼什么,黑色尖牙露出间,大量的鲜血从其嘴唇留下来,滴落在地面。
    这是它成为黑阶二品,苏醒后,第一次吃到如此多的血食。
    “看来离火罩是真的出问题了。”忽然一道清冷的声音,在大院内骤然响起。
    八臂诡物神色一怔,缓缓抬头望向院墙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一道黑衣身影。
    感受着其浑身澎湃充足的气血,它血色竖瞳瞬间变得火热,嘴角缓缓裂开,占据整张脸庞。
    又来了一道送上门来的血食。
    “桀桀桀,吃,好。”它桀桀诡笑,身形快速朝着黑衣身影冲去,八条手臂齐齐张开,好似要将此人搂紧怀中。
    院墙上,陆难面色冷峻,浑身气血汹涌澎湃,好似潮水拍在礁石之上,体内赤极内气更是远转全身,身形陡然模糊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