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五十三章 动乱征兆 (求订阅! )

    “你且早日下山去,此地不宜久留,既捡回来一条命,就好生珍稀。”明老似乎是话中有话,淡淡开口。
    唰!
    猛地黑芒闪过,明老身形犹如黑色大鸢,瞬间消失在原地,朝着远方冲去,消失不见。
    明光寺,山门外。
    寺庙内大火依旧汹汹燃烧,不时还有建筑倒塌的闷响声回荡,激起一阵浓烟剧烈翻涌。
    但这场大火不论再怎么汹涌,却都是诡异般的只在寺庙内燃烧,并不会蔓延出来。
    站在原地,陆难望着眼前明光寺牌匾,目光闪烁。
    明光寺一行,也就此了结了,按照明老所说的,三大门十五人,到最后只有他与明亮两人活着出来。
    甚至于陆难心中都有些怀疑,要不是遇到无心,真定欲要夺舍他复活,从而给他指引生路。
    他可能也要葬身于明光寺,那处诡异的世界内。
    “门中高层是故意派我前来的么?”陆难心中一沉,忽然升起这种猜测。
    俄而后。
    他强行压下心中这个令他心寒的猜测,收回目光,转身沿着小径,运起身法,快速下山。
    山间小径,蜿蜒崎岖。
    此刻,十余道白衣汉子正在沿着小径,一路快速朝山顶奔去。
    为首的汉子,身体壮硕,背负一柄近乎成人之高的巨刀,速度极快,在这陡峭的小径上如履平地,远远甩开众人。
    望着山间滚滚浓烟,与不时冲天的火蛇,霸无双面色阴沉,眼底更是带着些许惶恐不安。
    他做为白莲教驻守明华寺的三位香主之一,今天清晨才发现明华寺出了大事。
    而他可是知道,明华寺乃是门中暗中一处颇为重要的地方,但凡出了差错,他与手下兄弟们都难逃其咎。
    要是论门规惩罚,他们八成会被炼制成,没有神智的半诡。
    想到此,他心中一沉,脚下速度再度加快,希望能找到些线索,或者抓住罪魁祸首,将功抵过。
    突然间,只见一道衣衫褴褛的男子,自山上沿着小径快速疾驰而来。
    “站住!”
    霸无双怒目圆睁,暴喝一声,单手握住背上巨刀,猛地一挥,一道刀芒瞬间劈向男子。
    这个时候,从山顶下来,并且衣衫褴褛,肯定有问题。
    说不定,山顶大火就是与此人有关,就算不是也得是,到时候门中调查,他也好用此人顶罪,将自己与兄弟们摘出去,
    疾驰中,陆难面色如常,足尖轻点,随手一拳打碎迎面而来的刀芒。
    “白莲教?”他看着为首那白衣汉子,右脸上明显的白莲纹,目光一沉。
    “白莲教已然察觉此地异样了,看样子估计马上就会派高手前来了。速战速决!”
    想到此,他脚下猛地一踏,小径上青石骤然碎裂,他身子犹如出膛炮弹,瞬间冲了出去,抬手一拳轰了过去。
    看见陆难随手一拳打碎刀芒,白衣汉子瞳孔微缩,心中升起不安感。
    待看到陆难冲了过来,他深吸口气,全身内气鼓动,全力施展看家本领。
    “霸绝天下!”
    数道凌冽的刀芒瞬间劈了过去,紧跟其后的便是,一柄异常巨大的长刀,泛着寒芒,刹那间刺向陆难胸口。
    其余白莲教汉子,则是调整站位,所有人气息隐隐全部相融,合力出刀劈向陆难。
    嘭!!
    拳刀相碰,刀芒碎,巨刀断。
    白衣汉子被势不可挡的一拳,隔着长刀狠狠地砸在胸膛,胸膛凹陷,身子犹如破袋,瞬间倒飞出去,砸在地面上,嵌入其中,不知死活。
    而那些白莲教汉子合力一击,也是被陆难轻松一拳击碎。
    随后,他夺过一柄长刀,身形闪烁,刹那间,漫天刀芒闪烁。
    噗嗤!
    无数的残肢断臂,伴随着破损的内脏漫天零落,大量猩红粘稠的鲜血沿着石阶小径缓缓流动。
    略有扫视一圈,陆难手中长刀猛甩,长刀呼啸着,直接贯穿躺在地上的霸无天胸口,陷入青石之中,刀柄不断轻颤。
    紧接着,陆难身子闪烁,快速朝着山下冲去,消失不见。
    ......
    天色微白,万里无云。
    宽敞的练功场内,一身穿青色劲装,面貌俊朗的男子,盘膝而坐,呼吸悠长,不时有阵阵清风拂过,带起男子背后散落的黑发。
    呼!
    陆难缓缓睁开眼睛,目光如炬,精光四溢,让人不敢直视,他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缓缓站起身来。
    “肺宫点亮了大半。”感受着体内几乎被浓郁红芒全部覆盖的双肺,他忽地叹了口气,“阴源值还是不够。”
    明光寺一行获得的所有阴源全部砸进去,再加上这两天,夜晚获得的阴源,可进度依旧是感人,他还是觉得有些慢了。
    “还有五天,玄龙门的压货队伍就会出发,到时候再去借些大药,希望效果不会弱于赤色丹药。”陆难目光闪烁,心中略有些期待。
    踏踏踏!
    忽然间,前院内传来一阵脚步声,陆难回头望去,只见安柳捧着两个黑色木盒,从拱门处走了进来。
    “大人,东西带来了。”安柳连忙快步走上前来,躬身说道。
    闻言,陆难眉头一挑,大步走过去,接过木盒,转身坐到院内石桌旁,打开木盒查看。
    “见的是谁?有没有问你原因?”陆难翻阅着一本薄薄的黑色册子,随口问道。
    “没有,属下拿着您给的玉佩去了后,见到是一黑衣男子,他给的属下木盒,随后便离开了,什么也没问。”安柳快速回复道。
    “嗯?没有见到我说的那个人?”陆难抬起头来,神色有些诧异。
    “没有!”安柳摇了摇头。
    “看来慕容青是有办法,确定我有没有在明光寺内点燃黑香。”陆难心中快速猜测道。
    他前天从明光寺回来之后,便一直没有出去过,一直待在府中利用阴源修改武功,只要晚上才会出去猎杀邪祟,获取阴源。
    至于当初与慕容礼九商谈好的宗师资料,都是让安柳去百花楼代取的。
    而且关于那次任务,黑虎门也是什么都没询问,好似忘了有此事发生一般,这让陆难越加怀疑,明光寺那趟任务人选,就是门中安排好的。
    “另外一个箱子是什么?”陆难收起念头,询问安柳。
    “上个月酒楼,店铺,酒庄的收成。”
    “嗯,放那吧。”陆难细细看着手中黑册,头也不抬的问道,“让你打听的事情,怎么样了?”
    “都打听了,大人,但有些消息封锁的很严,只要之言半语。”安柳快速说道。
    “一是自在门那边有一批珍贵的货物被人抢了,自在门最近一直在派人调查此事,但一直没有线索。据说是有人冒充白莲教劫的货物。“
    “还有呢?”陆难面色如常,淡淡开口。
    “二是明光寺被大火焚烧一空,而且焚烧的当天晚上,有人听见城西有剧烈战斗,第二天,三大门就抓到了许多白莲教的人。全部斩首示众了。”
    听此,陆难翻看册子的手一顿,心中有些诧异。
    “难怪当初明老与我说那般话,原来那天晚上,三大门高手还在明光寺埋伏了,前来查看明光寺异常的白莲教众人。”
    安柳顿了顿,再次说道。
    “三是最近,白莲教动静越来越明显,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多,而且城中甚至开始有人疯传,三大门与斩邪司圈养百姓,饲养邪祟,一时间搞得城内人心惶惶,许多人都在议论。”安柳沉声说道。
    闻言,陆难不以为然,他甚至怀疑这消息都是白莲教散出去,故意动荡民心。
    再说了,这个世道,就算知道这个消息,寻常百姓敢从离城般离吗?
    先不说如今能不能出城,就算可以,周围最近的城池,也要马不停蹄的赶数天路才能到达。
    况且没有入劲实力,以及沿路提前布置好的歇脚点,寻常百姓出去就是送死,去多少,死多少。
    “没了?”陆难抬起头来,望向安柳。
    “还有一件事,最近城内几乎每天都有人遇到邪祟诡怪袭击,甚至白日里都有过几次,死了不少人。”安柳面色肃然,“城内许多地方,现在都成了凶地,没人敢去了。”
    听到这话,陆难眉头微皱,心中更是下意识想到了一点。
    “难不成是城内离火罩出问题了?”
    要真是如此的话,那可真的是件大事了,这已经关系到离城数十万百姓的生命安全了。
    那怕斩邪司与三大门再怎么圈养百姓,也不可能而渔泽竭,不顾后果的大规模屠杀。
    “白莲教的手笔?”陆难忽然联想到,最近白莲教的越来越明显的动静,心中有些猜测。
    “你最近注意些,避开城内的凶地。”说罢,陆难略有沉吟,从怀中取出一个白色瓷瓶递给安柳,“将这里的黑粉,晚上撒在你家附近,可保你基本无事。”
    安柳毕竟是为他做事,况且一直勤勤恳恳,不论怎么说,都要保他一命。
    “多谢大人!!”安柳目光一亮,连忙伸手接过白色瓷瓶,小心翼翼揣入怀中。
    “好了,若是没有其他事了,就退下吧。”陆难再次低下头,看着手中黑册,摆了摆手。
    见此,安柳重重点头,也没出声,躬身抱拳后,便快步离开。
    踏踏踏!
    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陆难心中一沉,忽然泛起一阵焦急感。
    “城内越来越乱了...”
    看着手中慕容九礼给的最后一些有关于宗师的资料,陆难目光闪烁,下定决心。
    最近抓紧时间,不去理会任何事,赶快获取阴源,提升功法,点亮剩下的肺宫,心宫。
    然后直接远走高飞,离开即将动乱的离城,前往冀州,拜入北穹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