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 武者三境(求推荐,收藏)

    “我想知道有关入劲武者后,所有境界信息,以及修炼方法。”陆难目光一闪,略有沉吟,便出口应道。
    他之前一直怀疑自己已经是入劲武者,刚刚也听到慕容青口中所言,也确实了自己就是入劲武者的事实。
    陆难也明白了,他利用太初修改黑虎经,所得到的黑虎劲特性,竟然让他一步跨越一流武者,成为了入劲武者。
    “嗯?你不知道武者后续境界?那你是怎么修炼到入劲的?”慕容青明显有些诧异,忍不住开口询问。
    “机缘巧合。”陆难胡乱编了个理由,敷衍道。
    “也是了,一年时间就成为了入劲武者,想来你武道天赋一定极其惊人。”慕容青喃喃自语。
    闻言,陆难目光有些怪异,他武道天赋可不是慕容青所说的惊为天人,他是纯粹依靠太初修改的。
    不过话说回来,太初和他是一体的。
    所以说他武道天赋顶尖,也没问题。
    “关于武道修炼,我具体不是很清楚,异人并不修炼武道。”慕容青瞥了眼陆难,再次开口,“因为对我们异人而言,那怕是最顶尖的高手,在我们眼中也只是只蝼蚁。”
    似乎觉得这样子说,有些不对劲,她又补了一句,“个头比较大的蝼蚁!”
    “不过我之前倒是收过一个内府大成的武者高手做奴仆,倒是问过他有关武者的情况。”
    慕容青目露回忆之色,略有沉思后,对陆难解释。
    “武者打磨气血,境界由低到高,分为三流武者,二流武者,一流武者,入劲,练窍,内府,宗师。
    入劲之前只要有一门功法就行,一直打磨气血,持之以恒花点时间自然可以成功。
    入劲则是需要练出一股丹田内劲,自此招式之间,内劲流转,威力提升,你自己就是入劲武者,应该有所体会。”
    说着,慕容青抬头望了眼陆难。
    陆难忍不住暗暗点头,的却不错,自从将黑虎经提升到大圆满,丹田衍生出黑虎劲后,他招式之间威力的确大增。
    “那入劲之后的境界?”陆难忍不住出声询问。
    慕容青美眸流转,白了陆难一眼,再次开口。
    “等到体内丹田全部充满内劲后,这个时候就需要找到一门内功功法,去修炼内气,去冲破人体七窍,成功后,最后待丹田聚满内气,便进入下一个境界,内府。
    内府境界就需要用之前壮大的内气去孕养身体五脏六腑,等到内劲覆盖全身五脏六腑后,就可以突破了。
    至于宗师境界,我收的那个奴仆,曾对我说过,他早年间遇到过一位宗师武者,再其手中撑不过三招。”
    一口气将所有有关武者境界的信息全部说完,慕容青端起茶杯,润了润口,目光平静的望着陆难。
    “练窍,内府,宗师。”陆难目光明亮,直到现在他终于知道了,这方世界有关武者的所有修炼信息。
    这一趟百花楼来的很值。
    “其实你也不要对武道抱太大的希望,武者对付诡怪只能借助气血去造成伤害,你知道我那位奴仆是怎么身亡的吗?”慕容青忽然开口,打断陆难的沉思。
    “他被一个大成怨阶诡怪随手一巴掌拍死了!就像拍死只蚊蝇一般,啪叽,一下拍死那种”慕容青轻笑一声,伸出素手,朝着陆难比划着。
    闻言,陆难心头一惊,眉头紧蹙,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慕容青。
    他是知道武道对于诡怪作用不大,但也不至于如慕容青所说的这般离谱。
    一个内府境界高手,就这样子被所谓的怨阶诡怪随手拍死。
    陆难深深望了眼慕容青,对方也不至于这般无趣,用这种事来开玩笑,打击他。
    如若真如她所说的这般,那这武道修来有何意义?
    忽然,陆难感觉到一股来自命运的深深恶意感,自己勤苦练武,到头来竟然一文不值,难不成这方世界只有异人才能对付诡怪邪祟?
    不!肯定不会!
    陆难突然目露坚毅之色。
    他与寻常武者不同,他有太初,只要有阴源,他就可以无限修改武功境界,并且衍生出许多特性。
    寻常武者不行,但并不能代表他不行!
    既然武者气血对于诡怪有伤害,那就说明气血一定有用,至于无法伤害怨阶诡怪,只能说明一件事。
    那就是气血依旧不够浓厚!
    如果有一天,他将气血壮大到极致,说不定就可以对诡怪邪祟造成伤害,甚至于……斩杀它们。
    想到此,陆难心中蓦然间有些坚定。
    他要试试。
    在这个乱世,他没有成为异人的资质,想要活下去,只能去修炼武道,壮大气血。
    而如今正好有太初存在,他就有着无限可能。
    “不过你放心,你既然替我做事,我肯定会护你周全的。”慕容青看着陆难怔在原地,以为是他被自己那番话惊吓到了,再次开口解释。
    闻言,陆难回过神来,朝着慕容青拱了拱手,沉默不语。
    一时间内,屋子里气氛有些微妙。
    陆难目露沉吟之色,忽然开口道,“我需要内劲功法!”
    “好!过几天我让人给你送过去!”慕容青认真的看了眼陆难,也没有废话,直接答应。
    “多谢!”陆难朝着她再次抱拳。
    “小事,你都替我做事了,这些功法都不是问题。”慕容青摆了摆小手说道。
    两人之间再次怔住,相顾两无言。
    兴许是有些不习惯,这种气氛,慕容青神色有些不自在,起身走到窗边,远眺天边。
    突然间,陆难似乎是想起什么,望向窗边那佳人的妙曼的背影,略有措辞,开口询问。
    “斩邪司为何会有那么多的异人存在?”
    “离城斩邪司由我慕容家与离阳宗背后支持,里面全是下放的宗门与世家弟子。”慕容青头也没回的解释道。
    “邪灵化是什么?”陆难目光一闪,再次开口问道。
    “嗯?你是从哪里听到的?”慕容青转过身来,目光诧异的望着陆难。
    “之前遇到一位叫做九方的异人,听其所说的。”陆难目光一闪,不着痕迹的打听着九方的消息。
    “九方?”慕容青目光瞬间有些阴沉的看了陆难一眼,随后沉声道,“你以后少和九方此人接触,此人阴狠毒辣,反复无常,不是个好东西。”
    望着慕容青的反应,陆
    慕容青似乎认识九方此人一般,听到陆难提起九方,明显语气之间有些恨意。
    说完此话,慕容青便不再理会陆难,也没有继续解释,而是转过身去,继续望着窗外。
    片刻后,她面朝窗外,声音淡漠,“你回去吧,以后有事,我会通知你。”
    闻言,陆难眉头微皱,也不犹豫,直接站起身来,朝着她抱拳,转身离开。
    ……
    ……
    日头西斜,天色渐暗。
    陆难从广场出来,沿着街道朝着家中方向走去。
    今日与慕容青谈论许久,也让他进一步的了解了这方世界武者的情况。
    “练窍,内府,宗师。”陆难目光有些明亮,这方世界的武道发展,着实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不知道宗师境界武者,能否抵挡慕容青口中那所谓的怨阶诡怪。”陆难皱眉,陷入沉思之中。
    按照慕容青所说的,怨阶诡怪和宗师武者都可以秒杀内府武者,那可不可以看成是怨阶诡怪与宗师境界武者,战力相等。
    沉吟许久,陆难叹了口气,这个真的不好说,毕竟二者之间也没有交手过。
    俄而后,陆难将这些念头,抛之脑后,不去理会。
    这些目前对他而言,都太过于遥远。他才刚成为入劲武者,与宗师境界有着天差地别。
    这不是他应该思考的问题,眼下还是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来,先将铁布衫练成,在利用慕容青到时候给他的内劲功法,晋升为练窍武者再说。
    想罢,陆难抬头看了看天色,转身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天色已晚,回家修炼横炼铁布衫也是一样的。
    横炼铁布衫除了用之前那个方法修炼外,其内还附带了其他八式。
    沿着街道一路前行。
    待他到家中时,外面天色也已经暗淡无比。
    陆难盘膝而坐,略有沉吟后,呼出面板。
    陆难——
    武学:黑虎经(大圆满),横炼铁布衫(未入门),纵云步(大圆满)
    特性:黑虎劲,力量附加,速度附加
    阴源:二十四
    还有二十四点阴源数值,现在需尽快将横炼铁布衫入门,然后去修改,到时候实力又会提升一大截。
    想罢,陆难站起身来,身体自然松立,随后双脚开立,与肩同宽,膝微屈似坐,双手抱于胸前,修炼横炼铁布衫第一式,金刚站桩。
    ……
    夜幕低垂,寂静无声。
    一处屋子里,一道壮硕的身影正在保持着一种怪异的姿势,静静站立。
    “吱呀”忽然一声细微的推门声响起,在这黑夜里格外明显。
    那道壮硕的身影,猛然睁开眼,屋内仿佛闪过一道亮光一般。
    陆难眉头微皱,停下动作,神情警惕,缓步来到屋子门口,顺着门缝朝外望去。
    突然,一双翻白且丝毫没有人气的眼睛,透着门缝与他对望。
    陆难瞳孔猛然一缩,身体本能间气血运转。
    “呼”劲风四起,一拳狠狠的轰了过去。
    “嘭。”
    屋门炸开,木片溅射。
    同时一道黑影闪过,陆难浑身气血沸腾,面色阴沉的从屋内冲了出来,怒目而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