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 慕容青(求推荐,收藏)

    旭日初升,天边也渐渐泛起了一抹鱼肚白。
    离城内,也逐渐有了生气,许多小贩为了生计也都早早起来摆摊。
    “大爷,您的阳春面来喽!”
    陆难坐在街边一处木桌旁,正埋头闷吃,这处小摊是他第一次去斩邪司时候吃过的那家,味道还算不错。
    “吸溜,吸溜。”放下手中的碗筷,陆难心满意足的摸了摸肚子,看了看桌上叠起来的瓷碗,随手扔下十枚大钱,便起身离开了。
    今天他要去城内铁匠铺,去打造一些东西,为修炼横练铁布衫做准备,尽早将其练至入门。
    沿着青石街道一路前行,拐进一条胡同里,不消走进,便能听见阵阵哐哐当当的打铁声音。
    他所找的这个铁匠铺就在这群低矮的平房之中。
    铁匠铺门口处竖着一个石碑,上写:宾东老铁匠铺。
    此刻门口处一位身材壮硕的中年汉子,正打着赤膊,在铁砧子上,轮着大锤敲打。旁边有个少年蹲在灶膛前推拉风箱,呼哧呼哧,把火烧的极旺。
    “小兄弟,可是要打造器具?”中年汉子见到有人前来,上下打量了一眼陆难,开口问道。
    “嗯。”陆难淡淡应复,在心中略有思索后,询问道,“打一个三米长,四指宽的铁杆,多久能好?”
    根据铁布衫功法中所言,铁布衫练法最初要用软布环绕胸背数圈,再用手着力搓摩,然后做肘臂曲伸练习,待久了筋骨渐渐坚实了,再在一根铁杆上,练习种种功夫,行之三年,全身就会绵软如棉,铁布衫就算是练成了。
    陆难之前练习黑虎拳时,就有打磨过身体,筋骨有基础,故而他便直接跳过了初期铁布衫训练,直接用铁杆做练习。
    “铁杆?”中年汉子闻言,目露沉吟之色,俄而后对着火炉旁那少年道,“木子,去将里屋那根晾衣用的铁杆取出来。”
    少年闻言,直接起身前往里屋,片刻后便扛着一根将近三米长的铁杆走了出来,将之递给中年汉子。
    “小兄弟,你看这个可以不?”中年汉子将铁杆递了过来。
    “可以。价钱如何?”陆难接过铁杆略有打量,便直接开口问道。
    “二两银子?”
    陆难也没还价,随手从怀中取出两个碎银,扔给中年汉子,便径直拿着铁杆转身离开。
    上次巡逻摸尸得到了足足几百两银子,这些小钱倒是不在乎了。
    拿着铁杆,陆难绕着小路朝着广场方向走去,毕竟铁杆太长了。街道上不难免会引起别人注意。
    而去广场是因为屋子里地方狭小,没有地方去放置铁杆,修炼铁布衫。
    穿过数条胡同,沿着小巷子一路走去。
    “往生极乐,自在自静。”
    ”往生极乐,自在自静……”
    忽然前方阵阵呢喃声响起,一条长长的队伍,沿着巷子前进。
    为首的是两个身穿白衣的瘦高汉子,身后跟着许多目光虔诚的普通平民。
    “往生极乐,自在自静……”
    这些人,在瘦高汉子的带头下,一直呢喃这句话,不同的口音汇聚在一起,形成一股令人莫名心烦之感。
    陆难停下脚步,目光阴沉的望着这群人,沿着巷子快速前行,最终消失在另外一条胡同里。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见到白莲教了。
    他心有预感,这白莲教不久后一定会在离城内掀起一阵祸乱。
    站在原地沉吟少顷,陆难迈步离开此地。
    ……
    ……
    离城四方广场。
    “嘭。”沉闷的落地声不断响起,一道壮硕的身影正打着赤膊,在一根铁杆上,锻炼各种动作,随后狠狠的摔在地面上。
    这倒不是因失误而摔落,而是这人故意为之。
    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来,陆难继续翻身来到铁杆上面,按照这铁布衫册子中所说的姿势锻炼,随后再次松手,摔在地面上。
    他已经来到此地快一个时辰了,按照册子中所说的方法打磨体质。
    铁布衫锻炼就是不仅要靠毅力,而且还要有专门的外敷药材去修复因修炼而导致的内伤。
    要是寻常人这样子锻炼,身体早就吃不消了。
    但他因为体内有黑虎劲的存在,但凡身体那处地方有了损伤,都可以作用黑虎劲促进气血,快速修复。
    这也是他敢这样子无节制修炼的底气。
    “嘭嘭”沉闷的声音不断响起,周围不时有人侧目望向他。
    他俨然成为了广场内一幅“靓丽的风景线”。
    日头上升,临近晌午。
    周围的打磨拳脚的人,也陆陆续续离开。
    陆难再次从地面上站起身来,抬头望了望天色。
    接近两个时辰,不停息的修炼,绕是他有黑虎劲促进气血,身体都有些吃不消了。
    铁布衫前期修炼,没有捷径可言,只有勤加练习。
    站在原地,闭目仔细感应身体的变化,武功到了他这种境界,已经可以察觉到身体的细微变化了。
    片刻后陆难睁开眼睛,轻叹口气。
    要不是感受着筋骨肌肉慢慢的增强,他都怀疑这样子修炼是否有作用。
    迈步走到广场角落一处水井旁,打了几桶水,清洗了满是尘土的身子后。
    他才穿上衣服,走出广场,朝着百花楼的方向走去。
    今天午时,他要去见那位异人。
    沿着街道一路前进,没多久陆难便到了百花楼下。
    此刻,正值午时,门口来往之人络绎不绝。
    站在门口略有沉吟,陆难迈步走进楼内。
    刚进楼内,便有一位灰衣小厮,满脸带笑的迎了上来,“客官,几位啊?先里面请!”
    “一人赴约。”陆难伸手从怀中取出一枚紫色令牌,递给这小厮。
    看过陆难递来的令牌,灰衣小厮神色一惊,暗中打量了几眼陆难。
    百花楼五楼特用的令牌,自从建成后,总共也才散发出去不到十几枚。
    灰衣小厮连忙双手接过令牌,仔细翻看着,待触摸到百花楼特有的隐藏记号后。
    “爷,您跟我来。”他连忙阿谀谄媚的躬身领着陆难朝着一旁走去。
    “噔噔噔。”陆难在灰衣小厮的带领下,从旁边楼梯一直朝着顶楼走去。
    待走到第四层楼梯口时,灰衣小厮停住脚步,恭敬的递上令牌,“爷,小的只能到这里了,上面会有其他人带您。”
    “嗯。”陆难接过令牌淡淡应道,并随手扔给那小厮一两碎银,便直接走进了五楼。
    整个五楼面积不是很大,被雕刻精美的屏风隔成三个区域。
    楼梯口站着三道面貌姣好,身材妙曼的白裙少女。
    她们穿的衣裙有些类似于陆难前世所见的那些旗袍。
    待见到有人上来,其中一位白裙少女,莲步轻移,行走间修长白嫩的大腿,不经意间露出。
    “大人,奴婢为您效劳。”少女纳了个万福,胸口一抹白皙显现,不禁引人瞩目。
    陆难目不斜视,内心毫无波澜,将手中令牌递了过去。
    少女接过令牌,看了一眼,便翩身带着陆难朝着右边区域走去。
    走到一处屋子旁,少女为陆难揭起门帘,陆难推开屋门,走了进去。
    屋内窗口处,一道妙曼的背影映入眼帘,随后背影转身,一个明眸皓齿,眉目如墨的紫裙女子转过身来,望着陆难。
    其腰间束有一条红色丝带,越发突显出那盈盈一握的楚腰。
    “坐!”清澈动听如空谷幽兰的声音响起,紫裙女子伸出纤纤素手示意陆难落坐。
    闻言,陆难面色平静,朝其抱拳,迈步坐在一旁椅子上。
    “陆难,离城本地人,两年前父母死于诡怪之手,一年后拜入黑虎门拳堂莫道远门下。”紫裙女子美眸望着陆难轻声开口。
    闻言,陆难心中瞬间警惕,但面色不变,“阁下邀请陆某来,难不成只为说这些。”
    “别误会,小九将你介绍过来,我自然要派人查清你的底细。我需要的是身世清白的武者。”
    紫裙女子清冷的声音一顿再次开口,“你能来,想必你也想通了,而且小九也已经给你说过我的目的了吧?”
    “嗯,陆某已经知晓。”陆难淡然回复。
    “那好,我们直接开门见山。”紫裙女子目光漠然的瞥了眼陆难。
    “咻!”突然间紫裙女子身形一动,犹如一缕紫影,迅如电光,直奔陆难。
    一股生死危机陡然间在陆难心中浮现,他眼前一花,等回过神来时,只见一个白皙似玉的小手,带着一股香风,蓦然朝着他胸口袭来。
    来不及多想,陆难全身气血陡然间爆发,黑虎劲运转,身下椅子瞬间破碎,匆忙间抬手握拳,直轰过去。
    一声闷哼后,两人一触即分,紫裙女子翩然折返,陆难面色一白,后退几步,垂下的拳头忍不住微微颤抖。
    他不是这女子的对手。
    “咦?”紫裙女子轻咦一声,颇为诧异的看了陆难一眼,“入劲武者?原来如此。”
    “嗯,你不错,怪不得你可以对付半怨阶诡怪。”女子面色平静,莲步轻移,坐到一旁椅子上,自顾自的倒了杯茶。
    仿佛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陆难面色阴沉的望着那女子,沉默不语。
    这紫裙女子明显没下死手,只是试探他的实力而已。
    “你过关了。”紫裙女子忽视了陆难的目光,举起杯子抿了口茶。
    陆难深深吸了口气,体内黑虎劲快速运转,平复了下体内沸腾的气血,压住心中的丝丝怒气。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女子实力超出他太多。
    “喏,这个给你,玉佩亮起,就代表我有事找你。到时候你直接来五楼牡丹阁,自然会有人告诉你何事。
    你若是有事寻我,也直接来这里,报牡丹阁名,我自会过来找你。”紫裙女子取出一枚紫色玉佩随手扔给陆难,“还有,我叫慕容青。”
    接住抛过来的紫色玉佩,陆难打量了几眼,便将其收在怀中。
    “说吧,你想要什么?功法,资源,钱财什么都可以。”慕容青似乎有些心情大好,出口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