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五章 比试(求收藏推荐票)

    这一拳来势汹汹,一拳在前,一掌悬于腰腹防守,动作稳健,劲力逼人。
    这看起来是猛攻,实则不然,只是试探。
    若是陆难抵挡不住,他就乘势追击,一鼓作气取得优势获胜。
    若是能抵挡住,他也可以顺势变招,寻找其破绽。
    陆难见此,抬手格挡,轻轻一拨。
    嘭!
    二人拳头相撞,沉闷的声音响起,陆难身躯屹然不动,但赵运却是感觉好似撞在一堵墙壁上一般。
    一股力量反弹袭来,忍不住拳头发麻,后退一步。
    两人一触即分,陆难神色不变,也没有趁势追击。
    这赵运力量不错,招式之间也颇为娴熟,一看便是有很刻苦的打磨过。
    不过可惜的是……选择了他做为对手。
    陆难大步流星上前,直接一记直拳打向对方胸膛。
    呼的一下,同样是直拳,可陆难的出拳速度明显要比赵运的快上不止一筹。
    赵运面色微变,连忙侧身闪避,可是陆难的拳头忽然再次加快,正中其胸口。
    嘭!
    赵运身体踉跄后退几步,输了一招。
    赵运面色一红,并不服输,而是继续再上。
    两人继续交手,只是还没没过几招,他便再次被击中肩膀。
    同时陆难脚下一绊,将其放到在地。
    这一次赵运算是清楚了,两人差距过于悬殊,不仅仅是力量,还有出拳速度。
    陆难基本上是站着不动,硬接他拳头,可他就不行了,几拳下来,拳头已然麻木。
    “哈哈哈,师弟好身手,师兄我甘拜下风。”赵运爽朗一笑,拱了拱手,丝毫没有因为输给新入门师弟而恼怒。
    这点倒是让陆难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对其略有好感。
    四周围着的汉子也都喝彩叫好,许多人都暗中打量着陆难。
    就连上坐的莫老头,也是诧异的看了陆难一眼。
    “吴岳,可敢上场?”
    场外已然有人在高声叫喊。
    “冯老三,来,老子今天不打的你屁滚尿流!”
    话音一落,两道身影便进入圈中,交起手来。
    场外,陆难负手站立与赵运低声讨论。
    “师弟真是天赋异禀啊,这才进门多久就有如此实力,今年大比肯定前十肯定有你名额。”
    赵运豪爽的拍着陆难肩头,颇有些艳羡的望着陆难。
    “师兄谬赞了!”陆难轻笑着抱拳应道。
    就在两人交谈的功夫,圈中已经比试已经结束。
    那名叫冯老三壮汉,略胜一招,一拳将那满脸横肉的吴岳汉子打翻在地,赢得数声叫好。
    随后又是两人上场,激烈交手。
    时间流转,没多久十八人便决胜出九人。
    这九人站在莫老头下方,神情激动,意气风发,陆难也在其中。
    “好,好,好。”连叫三声好,莫老头捏着胡须小辫,轻轻点头,眉宇间尽是欣慰之色,“三日后,你们九人跟着我一同前往总堂。”
    九人齐声遵是。
    “好了,散了吧。这几日不要乱跑,三日后来我这里集合。”莫老头押了口茶,摆了摆手,示意众人离去。
    随后他站起身来,看着另一边还在训练打磨拳脚的其余弟子。
    见此,陆难目光闪烁,略有沉吟间,还是放弃了上前咨询莫老头关于黑虎经的事情。
    毕竟他修炼速度异于常人,数天时间便达到了大圆满境界,这说出来难免让人有所震惊和怀疑。
    沉思片刻,他决定还是在等阵子再来询问。
    想罢,陆难转身朝着院外走去。
    可刚到街道,还没走几步,便听见一声呼喊声在背后响起。转头一看只见赵运大步追了过来。
    “陆师弟,留步!”赵运大步上前,来到陆难身旁,“师弟,今日难得我们这些新近弟子相聚,所以大伙商量去城内百花楼聚一聚,师弟可否赏脸一去啊?”
    “新人里面有位大财主,名叫卫东,有钱有人脉,这次他请客。”赵运忽然低声开口。
    闻言,陆难下意识想婉拒,想直接去斩邪司兑换功法,但沉思一番。
    出门在外有些朋友还是好办事,更何况还是同门之间,而且此刻天色尚早,去一趟也无所谓,说不定还能听到些关于这方世界武者的其他信息。反正有人请客,自己也不用花钱。
    想到此,陆难轻笑一声,“好,正巧我左右无事。正好一同前往。”
    “哈哈哈,好。一起过去吧。”
    赵运爽朗一笑,便带着陆难朝着百花楼方向走去。
    不多时,便来到了一处酒楼旁,这里便是百花楼。
    百花楼一共七层,高达数十丈,有百花齐放,招春纳福之意,乃是离城内最大的酒楼,也是最大的青楼。
    那新人卫东请客的地方,便是这百花楼二楼。
    进了楼内,赵运亮出了请帖,两人便在小厮的带领下,一路登上二楼。
    上来后,走到一个包间,尚未进去,便能听见里面传来阵阵恭维的声音。
    “卫师弟,果真是一表人才,这次总堂大比定能取得一个好名次,一举成名。”
    “哈哈哈,师兄过奖了,过奖了。师弟我能进前十就已经很知足了!”
    “哈哈哈……”
    陆难进入屋内后,里面一阵喧哗。
    一个巨大的包厢里面或坐或站,足足有二十几人。
    黑衣汉子赵运拍了拍陆难肩头,暗中指了指一位身穿白衫的俊郎青年,“那人就是卫东。”
    “师弟,那你就自行落座吧,为兄还有事要去做。”
    “嗯。”陆难轻声点头,随后,赵运便径直离开,去找相熟之人讨论,陆难则独自找了个偏僻的位置落坐。
    目光一扫,朝着主位坐着的卫东遥遥抱拳,算是问候。
    那卫东也是面带微笑,抱拳回礼,继续和身旁一人低声交谈。
    “如今城内越发动荡,还真是羡慕你们九人可以去总堂参加比试,说不定就一飞冲天,成为万中无一的大高手。只是我们这群人就……唉……”
    忽然一位满脸横肉的汉子,愁眉苦脸,低声叹气道。
    陆难认得此人,刚刚他被那名叫做冯老三壮汉击败的人,名叫吴岳。
    “是啊,这城内确实越发动乱了。”有人出声附和。
    二楼内忽然一阵沉默,众人脸上也有些愁恼。
    “如今,不仅有邪祟诡怪横行,更是多了个什么叫做白莲教的,经常组织一大群贫民,逢人就游说,拉人入教。”
    一个满脸胡须的汉子,也是猛然站起身来,颇为不满的说道。
    “唉,官府也抓了许多人,可今天抓完这一批,明天就有另外一批。更离谱的是,据说上次他们竟然纠结数百人,围堵官府衙门。”
    “我家店铺就曾遇到过那白莲教上门堵着收取香钱,但那天被我打了出去。”
    说道这白莲教,许多人都是开口,一时间包厢内议论纷纷。
    听此,陆难心头一凛。
    他之前在邓七爷药铺里面,也见过这些白莲教的人上门收取供奉,邓七爷咬牙给了钱财,选择息事宁人。
    没想到这才过了几天,那白莲教竟然胆子大到,去围堵官府。
    “诸位且安心。这些都是些不成气候的难民,城内有官府和三家武馆联合镇守,有入劲,练窍级别高手,任他们怎样,都翻不起浪花的!”
    “更何况还有斩邪司,你们真当里面那些异人是吃素的?闹大了,那些人都要死,那些异人可不把寻常人性命放在眼里。”
    突然一位身材壮硕汉子站了起来,安抚说道。
    陆难听出来了。此人正是之前他在门外时,夸奖卫东的那道声音的主人。
    但他注意力却是在那壮硕汉子刚刚所说的话中。
    “入劲,练窍。”陆难目光一亮,这趟来的不亏,还真的有人知晓入劲武者之后得境界。
    “只是不知这些境界都是怎样。”他眉头微皱,心中有些好奇。
    那壮硕汉子说完后,包厢内气氛一时之间有些沉闷。
    “好了,今日聚会不说这些让人不悦的话了,蒋阳兄说的没错,白莲教再怎么折腾,也只是跳梁小丑,不足为惧,大家喝酒喝酒!”卫东此时也是站起身来,端酒缓和气氛。
    众人这才将此事抛在脑后。
    一时间包厢内气氛,也在卫东与那名叫蒋阳的主动敬酒下,活络起来。
    而此时也有小厮打开厢门端上许多山珍海味。
    众人渐渐分成数批,喝酒吃肉,各自聊起了话题。
    陆难独自坐在角落处,身旁几人都是沉默寡言之辈,一个低头沉默不语,一个埋头可劲的喝酒吃菜。
    陆难坐下,也是闷头一个劲吃菜,懒得说话。
    不大一会儿,卫东端着酒杯在蒋阳的带领下,挨个儿主动敬酒。
    好在这方世界的酒,度数并不是很大,就算喝上几坛,以这群武者的酒量,也不算回事。
    片刻后,卫东与蒋阳举着酒杯来到陆难身旁。
    卫东目光一闪,他倒是对陆难记忆尤深,此人与赵运交手时,明显是游刃有余,留有余力,倒是值得他交谈。
    “来,陆师弟,喝一杯?”卫东面带笑容,举着酒杯朝着陆难,温和开口。
    见此,陆难眉头一挑,正诧异对方怎么知道他的姓名,忽然撇了一眼,望向自己的赵运,心中一下明了。
    “卫师兄,请!”陆难也是站起身来,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哈哈哈,陆师弟倒是豪爽。”卫东爽朗大笑,忍不住拍了拍陆难肩头。
    “师弟吃好喝好,师兄我就先过去了!”卫东抱拳朝着陆难歉意一笑。
    “好!”陆难也是笑着拱手回礼。
    时间流转,酒过三巡。
    众人在蒋阳的提议下,商量着一起去三楼青楼逛逛,陆难婉拒了邀请,没有跟去。
    在众人的怪异的笑声中,与他们分开。
    出了酒楼,陆难看了看天色,径直朝着斩邪司方向走去,他还要去换取功法。
    酒池肉林虽好,但却不是他此时可以去享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