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 异闻

    站在原地,望着那群血袍异人背影,陆难忽然明白了很多。
    他深吸口气,没有犹豫,紧跟上去。
    刚刚耳旁那道声音,威胁之意十足,他在实力不足之前,只能有遵守,没有任何能力去反抗。
    因为反抗就是丢掉性命。
    而这乱世最不缺的就是人命。
    俄而后,陆难紧跟那四道血袍身影,来到一条满目疮痍的街道。
    街道空荡荡的,但诡异的是唯独中间有一团不停翻涌的白雾,大约有数丈宽,横在街道中央。
    “气息没错,就是大成的怨阶诡怪。”
    四位黑袍人中,右边一人上前一步,将血袍上的罩子拨下,露出一张双眼阴鸷的中年男子面庞,其右脸有处明显的血红胎记,看上去很是骇人。
    沙哑阴沉的声音正从其口中发出。
    陆难心里一惊,但面色不变,这道声音正是刚刚在耳旁响起的声音。
    “老规矩,这次轮到我了!”脸上有血红胎记的中年男子,朝着身旁三人低声开口。
    “此事等会再说,先将李福救出来。”身旁有位身材魁梧的血袍人,也是同样揭开血袍罩子,是一个面色坚毅的汉子。
    “好!”血色胎记男子与那魁梧身材的汉子,对视一眼。
    几乎是瞬间,两人同时动手,竟然直接冲进那团白雾中,消失不见。
    “慕容小姐,我们尽管在外等候就是,以百越和九方的实力,想来很快就可以解决的。”
    仅剩的两人之中,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
    “嗯,听丘老的。”另外一个血袍人轻声答复,声音悦耳动听,拨人心弦。
    站在两人身后的陆难面色一惊,有些诧异的望了一眼那血袍身影,想不到此人竟然是个女子。
    “小友,能否告诉老夫,你们先前都发生了什么吗?”
    发出苍老声音的血袍身影转身,朝着陆难询问道。
    说话间,也是将血袍罩子直接揭开。
    这是一位面容苍老的老者,此刻正捏着下巴长长的白须,目光温和的望着陆难。
    “今晚那位大人带我们巡逻,在这里遇见一顶诡异花轿,以及五个纸人。
    我们队伍几人帮那位大人,拦住纸人后,那位大人便直接追着那花轿消失不见了。
    等再回来时,就遇到了这白雾,再后来我就不清楚了,前辈。”
    陆难朝着白须老者抱拳,然后脑海里组织语言,快速的将事情经过述说出来。
    听完陆难言语后,白须老者皱眉沉吟少许,这才朝着陆难摆了摆手,示意其站到一旁。
    “看来是李福动了贪念,想去借助那初入怨阶的嫁女诡怪去降服体内的溺诡。”
    老者从陆难所说话语中,迅速判断出事情原由,转身朝着那名姓慕容的女子解释道。
    听着两人之间的对话,陆难内心震惊不已,他似乎听到了不得了的秘密。
    “怨阶诡怪?降服体内诡怪?力量?”陆难低头目露沉吟之色。
    这些只言片语,都向他展示出这个世界异人的不寻常之处。
    可惜言语太少了,不能得到什么重要的信息。
    但这也是陆难第一次听到有关异人的信息,以及这方世界诡怪邪祟的等级区分。
    这些信息对他来说,已经很知足了。
    “可惜这幅身体没有资质,不然倒是可以了解下异人。”陆难心中叹了口气,眼中流露出些许失望。
    轰轰轰!
    突然数声巨响从街道中央,那团翻涌的白雾之中传出。
    陆难目光望向那团不断翻涌的白雾。
    随后声响越发激烈,仿佛里面正在进行旷世大战一般。
    俄而后,白雾骤然间向外膨胀,随后猛然收缩,消失不见,唯独三道身影浮现在陆难几人眼前。
    身材魁梧,面色坚毅的汉子手提着一团犹如软泥的血色尸体,目光阴沉的盯着地面,沉默不语。
    而一旁那血色胎记的男子,虽说是满身伤痕,有些狼狈,但目光中却露出一股兴奋之色。
    “哈哈哈,多谢百越兄助我一臂之力!”血色胎记男子哈哈大笑,朝着身旁那男子抱拳道。
    “哼。”魁梧汉子冷哼一声,没有理会,只是随手将手中尸体扔在地上。
    “里面除了有个大成怨阶甲胄诡将,还有一个初入怨阶的嫁女。”
    其语气之间充满了酸溜溜的意味。
    略有停顿后,他伸手指着地面上那具尸体道,“李福被体内本命溺诡反噬,再加上嫁女影响,已经邪灵化了,我们二人进入的时候,他已经迷失自我了。我迫不得已出手让他解脱了。”
    此话说完,他目光有些怔怔的望着地面上的尸体。
    “唉,解脱了也算他的福分。说不定日后,我等的宿命……。”似乎是察觉到有陆难存在,魁梧汉子突然停止不语。
    “好了,生死无常,别想太多了,此事也算是解决了。”白须老者叹了口气,朝着魁梧汉子说道。
    随后又扭头,沉声朝着血色胎记汉子叮嘱,“九方你回去后,记得小心处理那两只怨阶诡怪。不要太贪心,步了李福后路。”
    说完老者深深望了一眼那名叫九方的男子。
    闻言,九方神色郑重的朝着老者轻轻点头。
    此刻,站在四人身后,一直默默不做声的陆难,听着他们的对话,内心震惊万分。
    联想这之前那老者所说的话,他心中大概对异人有了推测。
    这方世界异人对付诡怪邪祟,似乎是在自身体内饲养本命邪祟。
    而且这种方法似乎是有极大的弊端。
    稍有不慎可能就会如地面上那具名叫李福的异人一般,本命邪祟反噬,直接身死。
    这一刻陆难算是知晓了,这方世界异人的秘密。对他们有了初步了解。
    “这武者怎么处理?”忽然魁梧汉子指着陆难,开口询问众人。
    “这有什么好问的,看他气血倒是挺充沛的,这上等的口粮,正好拿来饲养我新得的嫁女。”血色胎记男子,目露嗜血之色,舔了舔舌头,死死盯着陆难。
    听到这番话,陆难眼皮一跳,瞬间警惕万分,目光阴沉的盯着血色胎记男子,全身气血隐隐鼓动,身体紧绷。
    “怎么?还想对我出手?”察觉到陆难有些想要动手的念头,血色胎记男子眉头一挑,似乎有些怒意。
    就仿佛巨人被蝼蚁挑衅了一般,男子在其余三人面前脸面有些挂不住。
    “上天有好生之德,他既然躲过了这次诡灾,刚刚又回答了老朽我一个问题,不如卖老夫个面子,饶他一命,如何?”
    白须老者望了一眼陆难,朝着九方开口劝说道。
    “哼!既然是丘老替他说话,那我就饶他一命。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血色胎记男子冷哼一声,猛然身子一动,迅如电光,一掌印在陆难胸口处,直接将陆难打飞数丈。
    一股阴冷气息迎面袭来,陆难瞳孔一缩,眼前一花,刚欲要提手抵挡,但整个人就横飞了出去。
    “噗!”一口鲜血喷出,直到摔到在地,陆难这才反应过来,速度太快,只看见一个虚影,实力相差太大,根本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躺在地面上,陆难胸口一阵剧痛,而且有一股阴冷的气息在他体内徘徊,打散他的气血运转。
    “咳咳……”强忍着剧痛,站起身来,陆难面色惨白的朝着白须老者抱拳行礼,“多谢……大人!”
    白须老者摇头望了陆难一眼,低声叹了口气,陆难实力不足,察觉不到,但他却是一眼看见那血色胎记男子的后手。
    那男子在陆难心头留有一道宛如毒蛇的阴冷劲力,最多一个月内就会爆发,到时候他必死无疑。
    白须老者有心提醒陆难,但略有沉吟后,还是没有出声,划不来为了一个将死之人,去恶了九方。
    深深望了一眼陆难,白须老者转过身去,不在理会他。
    陆难低头隐藏住眼中杀意,不让任何人看见。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好了,我们该走了。”魁梧汉子看都不看陆难一眼,提起地上尸体,迈步朝着远处走去。
    其余几人紧跟其后,那血色胎记男子经过陆身旁时,沙哑阴冷的声音他耳旁响起。
    “武者和异人之间差距就是天和地,我知道你不服气,可是你又能耐我何?”
    话音落地,陆难面色惨白,目光平静的抬头,望向那男子,抱拳开口,“属下不敢!”
    “呵。”男子嗤笑一声,便大步离开,片刻后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此刻,天色也渐白。
    陆难捂着胸口,目光阴沉的望着男子快要消失的背影,沉默不语。
    沉默半晌后,陆难在脑海中默念,太初。
    面板瞬间浮现在他眼前。
    陆难——
    武学:黑虎经(大圆满)
    特性:黑虎劲,力量附加
    阴源:三十四
    目光死死的望着那阴源数目,一股疯狂之色蓦然在陆难眼中浮现。
    实力!一切都是实力!
    这乱世弱小就是一种罪!
    而太初就是他打破这罪名的底气。
    “谁说武道就一定弱于异人,来日方长,谁知道呢……”望着眼前的太初面板,他低声喃喃自语。
    俄而后,陆难转身一瘸一拐的朝着背对他们的方向走去。
    不一会儿身影也消失在黑暗中。
    在他消失不久之后,便有一群身穿黑袍之人迅速前来,沉默无声的将街道上尸体与血迹清洗干净,随后也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