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逃命

    来不及多想,陆难暂且将此事压在心头,迅速朝着四人交手那里奔去。
    快要到达时直接纵身一跃,横跨数丈远,刹那间,出现在一只红衣纸人身后,一拳打去。
    嗷!
    浑身气血运转,隐隐出现一声虎啸声,四周更是泛起一股腥风,仿佛猛虎扑过一般。
    噗!
    仅此一拳,他便直接将一只红衣纸人打碎。
    看着漫天破碎的红色碎片慢慢燃烧,最后化为一股红雾消失。
    同时一股白芒钻入他眉心之间。
    陆难神色愕然,有些震惊不已。
    这……这就是黑虎劲?这就是黑虎经大圆满?
    这种感觉,如果在遇到刚刚那个壮硕红影,陆难感觉他十招之内必杀它!
    心里这般想着,陆难再次身子一动,瞬间出现在另外一只红衣纸人身旁,一拳轰出。
    毫无意外,这红衣纸人也被一拳轰碎。化为漫天红色碎片燃烧后,一道白芒钻入他的眉心。
    周围一片死寂,剩余的三名武者满脸惊恐的望着陆难,呆若木鸡。
    而仅剩下的那两只红衣纸人,也是僵硬的转过头来,原本诡笑的脸上,似乎多了几分恐惧。
    突然尖叫一声后,红衣纸人瞬间分开逃离。
    “想逃?”
    陆难冷哼一声,黑虎劲迅速运转,速度暴增,直接跃向逃跑的红衣纸人。
    嘭嘭!
    两声低沉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漫天红色碎片燃烧,两股白芒瞬间飞入陆难眉心。
    陆难轻盈落地,转身望了一眼黑衣女子,略有沉吟后,目光一闪,大步走来。
    “大人,我……”那黑衣女子见到陆难朝着自己大步走来,内心突然惶恐不安,正欲开口求饶。
    突然闷哼一声,她整个五官扭曲在一起,满脸痛苦之色,嘴角鲜血直流,有些难以置信的低头望向胸口。
    只见一只粗壮的手臂,直接洞穿了她的胸口,正缓缓抽了出来。
    报仇杀人不隔夜,更何况是对他有怨恨的人,早日除去危险,免得日后生出祸端,这个道理陆难是明白的。
    抽回手臂,陆难在其身上擦了擦手,便转过头来,目光平静的望向剩余两人。
    招风耳汉子满脸惊恐的与身旁那位三角眼的男子对视一眼。
    忽然那三角眼男子,目光阴沉的问道。
    “滥杀队内成员,你就不怕等会大人问起来,责罚你?”
    这三角眼男子面色冰冷,眼神如狼,隐隐有些恶毒。
    “哦?那有如何?”陆难眼神沉了沉,面色平静的开口。
    “哼!”望着陆难满脸不在乎,三角眼男子冷哼一声,转过身去。不在言语。
    两人之间气氛一时有些不对劲,见此招风耳汉子连忙打着圆场。
    “李萱之前就对这位大人流露过怨恨之色。这是她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他小心翼翼的望了眼陆难神色,再次开口,“大人,那我们如今该怎么办?”
    “等!”陆难瞥了他一眼,淡淡说道。
    随后蹲在那黑衣女子身旁,伸手在其身上摸索。
    摸到尸体腰间时,忽然伸手从内抓出一个黑色绣花荷包。
    打开看了几眼,有些满意的将荷包塞到怀中。
    这名叫李萱的女子,身家倒是挺富有的,荷包里竟然有数张百两银票。
    果然是杀人放火金腰带,古人诚不欺我。
    猛然间,似乎是想起什么,陆难目光一亮。
    站起身来,走到刚刚被红衣纸人生撕开来的那名武者尸体旁。
    皱着眉头,在血淋淋的两截尸体上摸索着。
    片刻后,拿着一个被鲜血浸湿的小布袋,从中摸出几块银子后,随手将袋子扔到一旁,颇为嫌弃的嘟囔着。
    身旁招风耳汉子看到陆难这幅模样,有些瞠目结舌,整个人愣在原地。
    这位大人武功境界都达到一流武者了吧,怎么还是一副穷疯了的样子。
    而且刚刚他隐约听见陆难的低声嘟囔,似乎在说,那被生撕的汉子是个穷鬼。
    一时间,招风耳汉子脑海里念头纷起,片刻后似乎是想到什么。
    下意识捂住腰间,目光惊恐的望着陆难。
    “一夜暴富啊。”陆难目露喜色,迈步走回来。
    突然转头看见那招风耳汉子正捂着腰间,目光惊恐的望着他。
    让他不由眉头微皱,冷哼一声。
    听到这句冷哼,招风耳汉子瞬间回过神来,连忙低下头来,不敢与陆难对视。
    这可能是一个有着摸尸癖好的前辈高手。
    看着招风耳汉子的举动,陆难有些不明所以,打量了他几眼,便不在理会。
    ……
    夜色渐深。
    陆难扫视着空旷的街道,俄而后收回目光。
    之前与那红影交手导致胸口创伤,也在外敷了金疮药后,止住了流血,那金创药也是在那黑衣女子荷包里发现的。
    深吸口气,不去想这些琐事,他目光沉了沉。
    今晚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六人队伍,刚到半夜就死伤过半,也不知道其他队伍是怎样,会不会也是如他这边一般。
    斩邪司虽说是福利好,但危险系数也高的离谱。
    倘若是每晚都是如此,生死之间游走,那就有些令人生畏了。
    不过今天收获颇丰,不仅发了笔小财,而且修为实力也是大增。
    最关键的是,他也知晓了,斩杀诡怪邪祟是可以增加阴源数目,这点对他来说很是关键。
    “等这次回去后,换本其他功法。最好是炼体的。”陆难低头沉思,心中念头翻涌。
    刚刚与那红影诡怪交手时,他明显感觉到自身体质跟不上如今增加的力量,每一拳都有力量发泄不出来,似乎是被身体所限制。
    皱着眉沉思许久,陆难回过神来,眺望远处,等待那红袍异人回来。
    突兀间,远处隐隐有一黑影,正在快速在城内屋顶上跳跃。
    陆难面色微变,“有东西来了。”他伸手一指,迅速沉声说道。
    招风耳汉子与那三角眼男子闻言,立刻警惕万分,握紧手中兵器,神色紧张的望向陆难所指方向。
    几乎是刹那间,一道红袍身影落在陆难三人面前。
    这正是之前追向红色花轿的血袍异人。
    望着这血袍异人,陆难目光一闪,心中有些警惕。
    这血袍异人此刻身体状态明显有些不对劲,他浑身上下环绕水流,并顺着其袍间不断滴落,不时间还有一丝红芒闪烁。
    而且浑身气势不断变化,似乎是在压制什么东西一般。
    “嗯?”血袍异人目光扫过街道上两具尸体后,目光瞬间阴沉,“一群废物,对付四个灰阶诡怪和一个半怨阶诡怪,都能死两个人。”
    血袍异人声音蕴含几丝怒气,整个人浑身气势蓦然变化,隐隐有些暴躁,四周忽然间就阴冷几分。
    陆难神色微变,似是被这气势所迫,下意识间后退一步。
    “大人,都是那......”忽地,那三角眼男子上前一步,满脸谄媚,正欲开口时。
    骤然间,四周凭空生出淡淡的白雾,笼罩了整条街道,同时一股阴冷气息迅速席卷陆难等人。
    陆难心头猛然一颤,仿佛是有大恐怖降临一般,整个人不由的颤抖。
    “闭嘴!”血袍异人低声呵斥,同时目光阴沉的扫视周围。
    这白雾很是突兀,几乎是瞬间出现,没有一丝征兆,并且数个呼吸间便变得浓郁起来,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嗵嗵嗵”
    远处白雾中陡然响起一阵沉重的声音,似乎有巨物正在缓步朝着这边走来。
    “哼。”血袍异人冷哼一声,伸手朝着声音方向蓦然一推。
    其周身环绕的水流迅速落地,仿佛一条条水蛇一般,蹿向白雾深处。
    同时血袍异人,闭目似乎是在感应着什么。
    突然,他闷哼一声,面色煞白,猛然睁开双眼,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之物。
    “分开逃!”匆匆大吼一声,血袍异人身影一闪,瞬间朝着左边冲去,消失在茫茫白雾之中,不见身影。
    几乎是瞬间,陆难浑身气血运转,双腿发力猛然一跃,转身朝着右边逃亡。
    原地只留下三角眼男子与那招风耳汉子,一脸茫然,有些不知所措。
    两人对视一眼,三角眼男子面色惊恐,想也不想的冲入左边白雾,似是追随那血袍异人而去。
    那招风耳汉子略有犹豫,最后一咬牙冲向陆难逃亡的方向,身影消失在白雾之中。
    ……
    茫茫白雾中,一道黑色身影快速的奔跑。
    疾驰中,陆难目光阴沉的扫视四周,也不知道那血袍异人发现了什么东西,竟然吓的直接惊慌逃亡。
    刚刚白雾骤起的时候,陆难就暗中运转气血,随时保持警惕,所以刚看见那血袍异人逃亡,他也紧跟其后逃亡。
    之所以没有跟随那血袍异人,是陆难觉得那血袍异人明显身体状态不对劲,怕逃亡途中他被当成牺牲品。
    “啊!”突然身后远处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陆难猛然回头望向身后,随后收回目光,速度更快了几分。
    短短数个呼吸间,就有人已经身亡了,也不知是那个。
    也不知跑了多久,四周依然是茫茫白雾,远处,沉闷的脚步声一直回荡。
    陆难脚步一顿,觉得有些不对劲,按道理来说,以他的脚程,这会儿功夫都足够跑出几十里开外了。
    可如今依旧在这白雾里面徘徊,仿佛是被困在里面,原地踏步一般。
    如果他的记忆没错的话,自己逃亡的方向,数里开外便是斩邪司所在之地。
    但现在都这么久了,他都看不到有任何房屋出现。
    “这白雾有问题。”站在原地略有沉吟,陆难抬头面色阴沉的望着四周的白雾。
    “嗵嗵嗵”
    忽然他背后响起一阵沉闷的声音,而且声音越发急促,距离他也越来越近。
    陆难猛然回头,浑身气血沸腾,黑虎劲运转,目光死死的望着不远处声音所在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