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 厮杀

    “李安呢?他不是和你一起吗?”
    站在最后边,手握红鞭的黑衣女子忽然开口问道。
    听到黑衣女子这话,其他三人才反应过来,纷纷目光谨慎的望着陆难。
    “死了,遇到诡怪,没及时逃离。”陆难目光冰冷的望了黑衣女子一眼,淡然开口。
    此话一出,四人面色一惊,显然是不相信陆难所言。
    “我不信,为什么我们其余两个队伍都平安无事,唯独你那里遇见诡怪!是不是你搞的鬼?”
    黑衣女子不依不饶,疾言厉色间再次开口。
    黑衣女子名叫李萱,那李安乃是她的本家堂弟,两人相约好一起来参加斩邪司,共同提升武功境界,然后双宿双飞。
    可如今第一天巡逻,李安便身死,这让她有些接受不了,她心中认为一定是眼前这个壮汉陷害了她堂弟。
    “遭遇诡怪,他没来得及逃离。”
    听到黑衣女子这番话,陆难眉头微皱,冷哼一声,再次开口解释,随后转身坐到街边一张木桌旁,不再理会此人。
    “那你为什么不救他?为什么?”
    黑衣女子仿佛得理不饶人一般,再次怒不可遏的开口质问。
    “呵。”仿佛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陆难被黑衣女子的逻辑给气笑了,眼神瞬间阴沉下来。
    都是萍水相逢,凭什么在两人都遇到危险的时候,他要去舍命救那人。
    又不是欠你的,好像我救他,就是理所应当,不救他就是我的错,天下都是围绕着你吗?怎么会如此不要脸面的人。
    “救不了。”陆难目光阴沉的盯着那黑衣女子。
    “你……”黑衣女子秀眉微竖,正欲继续开口质问时。
    “你再开口说一句废话试试。”
    陆难猛然抬头,目光森然的望向那黑衣女子。
    似是被陆难气势所迫,黑衣女子面色惊恐的退后几步,嘴角喏喏,一时之间不敢开口。
    片刻后,双眼怨毒的低下头来,转身远离陆难。
    周围三人也是寒蝉若禁,不敢言语。周遭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阴沉。
    收回目光,陆难瞥见那黑衣女子目光中不加隐藏的怨毒,不禁皱眉沉吟。
    要不要现在就就杀了她,以绝后患。
    片刻后,似乎是在忌惮血袍异人询问,陆难只好暂时放下这个念头,等待日后有机会再说。
    “嘭!”
    忽然天空中亮起一团红光,陆难几人全部抬头望去。
    “是大人的集合信号。不是很远,我们要立马赶过去了!”招风耳汉子仔细辨别后,连忙转头对众人说道。
    望着天空中那团红光,陆难眉头微皱,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什么情况竟能逼得那血袍异人发起信号。
    “事不宜迟,去晚了,小心大人事后惩罚!”招风耳汉子沉声说完,随后直接奔向那里。
    其他三人面面相觑,也都动身,朝着红光那里赶去。
    陆难站起身来,略有沉吟,脚下一动,紧跟其后。
    不多时便来到了红光所在处。
    “嘭嘭嘭!”
    还没见到人影,就听见数声沉闷的碰撞声传到耳旁,仿佛是有人正在互相拳拳到肉的轰击。
    跃过一处房屋,落在街道上,陆难等人这才看到了眼前的景象,五人全部瞳孔一缩,面露惊恐之色。
    眼前一顶血红的大花轿,横立在街道中央,旁边站有四个身穿红衣的抬轿小厮。
    那些红衣小厮,惨白的脸颊涂着重重的腮红,嘴角裂开的令人夸张,脸上带着诡笑,毫无生气的眼睛,同时望向陆难五人。
    一股寒意瞬间从众人背后蹿起。
    不远处,血袍异人正在和一个体态壮硕的高大红影交手。
    拳拳到肉的砰砰声,便是血袍异人轰击到那高大红影身上所发出的。
    “你们帮我牵扯这五个纸人,我去斩杀正主。”
    血袍异人突然高喊一声,猛然发力,身体周围蓦然间环绕大量水流,水流快速汇聚其双拳。
    随后他冷哼一声,转身一拳轰击在那红影肩膀处,眨眼间将壮硕红影的半边身子打碎,随后一脚,将其踢向陆难这边。
    “小子,帮我牵扯这个纸人,它被我重伤,实力千不存一!”
    话音一落,血袍异人便跃过陆难朝着那顶血红花轿冲去。
    花轿周围四个抬轿小厮,突然嘶吼一声,惨白的脸上,带着令人胆寒的诡笑,身体轻盈的冲了过来。
    但被血袍异人直接冲入其中,一拳一个轰向四周。
    那红色花轿见状,直接凭空朝着远处飞走。
    “你们四个还愣着干嘛?”血袍异人一声怒吼。
    黑衣女子四人这才咬着牙,硬着头皮冲将上去,各自牵制一个红色纸人。
    血袍异人身影一闪,直接追向那红色花轿,几乎瞬间便没了身影。
    待血袍异人消失后,黑衣女子忽然望向不远处,正在与那红色诡怪交手的陆难。
    她目光露出丝丝怨恨,不再犹豫,佯装不敌,引着其中一个红色纸人,朝着陆难那里撤去。
    而陆难这边,那壮硕的红色身影,那怕没了半边身子,也速度极快的冲向花轿那边。
    陆难自然不会放任其冲过去,血袍异人明显要对付正主,万一他没挡住眼前这壮硕纸人,让其冲了过去,那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此,陆难身子一晃,浑身气血运转,身体隐隐壮硕几分,双拳表面更是泛起丝丝红芒,直接举拳跃起,宛如黑虎出山一般,轰向那壮硕纸人。
    嘭!
    红影举起仅剩的手臂,脚步略有后退,便格挡住陆难这拳,
    陆难感觉仿佛是轰击在一堵冰墙上面一般,一股刺骨的寒意,顺着拳头传递过来,似乎要冻僵他的手臂。
    “哼!”冷哼一声,陆难气血贯鼓全身,冲散那股寒意。
    脚下蓦然一动,向一旁冲去,再次拦住红影的去路。
    红影似乎不想与陆难纠缠,脚步一变迅速从陆难右边冲出。
    刹那间速度之快,竟令陆难没反应过来。
    陆难瞳孔微缩,腿部肌肉虬起,力量瞬间爆发,整个人如同出弓之箭一般,瞬间扑向右边。
    “给我下来!”
    伸手直接抓住红影脚踝,然后用力往下一拉。
    砰!
    沉闷的声音响起,两人身躯狠狠地摔落在地,激起满地灰尘。
    血影显然是没想到陆难竟然能抓住他。
    “啊!”这时身后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声,随后便是剧烈的破空声响起,陆难背后微凉,猛然一个鲤鱼打滚,躲向一旁。
    “啪。”一道凌厉的鞭影狠狠地抽在他之前所在的地方。
    他蓦然抬头望去,只见那黑衣女子,面带惊慌之色看着他,随后奋力抵抗红衣纸人攻击。
    但这时,陆难眉头紧蹙,也来不及多想,猛然翻身而上,骑在血影背后,泛着红芒的拳头,带着劲风,狠狠地打在血影头部。
    嘭嘭嘭!
    血影头颅似乎被火烧一般,出现了三个漆黑的拳印。
    怒吼一声,血影猛然发力,一股巨力直接将陆难弹飞。
    陆难翻身落地,不等那血影反应过来,再次冲了上去,又是几拳轰在其心口与头颅处。
    直打的血影身躯一个踉跄,直接半跪在地上。
    正当陆难想趁其病,要其命的时候。
    那血影猛然起身,举拳轰向陆难,一人一诡直接对上一拳。
    一声沉闷的碰撞声,两人同时倒退数步,陆难面色一红,手臂隐隐发颤,一股甜味窜入喉咙,但被他咽了回去。
    那血影也是身躯颤抖,面色痛苦,破碎的身躯那里隐隐有水流滴落。
    这时候,血影显然也是明白了,不解决掉陆难,是无法冲到花轿那里的。
    一人一诡怪互相对视,同时发力冲向对方。
    “虎啸”
    陆难浑身气血快速运转,手臂青筋凸起,肌肉虬起,双腿猛然发力,街道上青石砖直接破碎。
    带着滔天气势,陆难直接冲向那血影,他背后隐隐能看见一只由气血所幻化的血虎,仰天咆哮猛然扑来。
    轰!
    两道身影一触即分,互换位置。
    陆难浑身气血翻滚,背对血影,胸口一处血淋淋的伤口,正在滴血,隐隐可见惨白的骨骼。
    嗵!
    一声沉闷的倒地声响起,那血影直接仰面倒地。胸口一处巨大的贯穿伤口,直接撕碎其半边胸膛。
    那血影本就被血袍异人重伤,再加上与陆难连续交手,被气血所伤,整个人实力大幅度跌落,压制不住血袍异人的暗手,这才被陆难捡了便宜,一拳给打死了。
    同时一股耀眼的白芒瞬间飞入陆难眉心,他脑海里猛然一震。
    深吸口气,他在脑海里默念,太初。
    瞬间眼前浮现出太初面板。
    陆难——
    武学:黑虎经(大成)
    阴源:十(+)
    这红影足足给他增加九点阴源,久违的+号也重新出现。
    陆难目露喜色,值得了,九点阴源应该够他把黑虎经修改为圆满境界了。
    “噗!”
    突然一口血液喷出,陆难不在意的擦了擦嘴角鲜血,转身目光明亮的望向不远处,正在与四人交手的红衣纸人。
    那可是四点移动的阴源,可不能让丢了!
    而且那四人显然不是那些红衣纸人的对手,都是处于下风,被红衣纸人压着打。
    不再犹豫,陆难意念一动,连点在那+上面。
    面板上阴源数目瞬间变化,直接清零,黑虎经赫然从大成变为圆满,紧接着再次变化为大圆满。
    同时一股炙热的热流从心头涌出,散布到身体四肢百骸,五脏六腑。
    一股更加强盛的气血与力量,充满陆难身体内,同时一股奇特的气流在其体内运转,最后停留在丹田处,缓缓盘旋。
    “这种感觉,我很喜欢!”陆难目光越发明亮,紧握双拳,感受着体内的变化,
    再次望向面板。
    陆难——
    武学:黑虎经(大圆满)
    特性:黑虎劲,力量附加
    阴源:零
    十点阴源的修改,赫然将黑虎经推到了一个,陆难从没听说过的大圆满层次。
    而且还多了一个特性,黑虎劲,力量附加。
    陆难眉头微皱,这力量倒是好懂,他现在感觉体内蕴含的力量,确实比之前要强上许多。
    但这黑虎劲是什么意思,思索间,他下意识间就想到体内刚刚出现的那股奇特气流。
    “啊!”
    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将他惊醒,陆难扭头一看。
    只见正与红衣纸人交手的四人中,有一人被红衣纸人提腿抓起,直接被撕成两截。
    五脏六腑伴随着血液,漫天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