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巡逻

    真的值了!
    虽然再次气血亏空了,但却换来了黑虎经大成,二流武者巅峰实力。
    他只需要休缓几天便可以恢复过来。
    “不过以后再也不能这么冒险去尝试了。”散掉拳头表面的红芒,陆难低头沉思。
    俗话说,再一再二不再三,要是再来一次气血亏损,那他身体就彻底废了,那就是伤了气血本源。
    无论如何都补不回来的。甚至可能会当场暴毙而死。
    压下心中念头,陆难闭目休息。
    ……
    许久后。
    嘭!
    忽然屋外面传来一声打砸声音,同时阵阵喧闹声音响起。
    陆难眉头微皱,睁眼望向屋外。
    好像是有人药房争吵。
    也不知道邓七爷给自己喂了什么药,陆难感受了下体内气血,觉得恢复的七七八八了,只需静养几天就可以恢复正常。
    陆难迈步下床,揭开门帘,走了出去。
    走过院子,来到药房大堂。
    只见药房大堂内,聚集着许多人影。
    邓七爷满脸阴沉的站在大堂中间,与两个身穿白衣的汉子对峙。
    脚下一身穿灰色衣衫的汉子正躺在地上,痛苦呻吟。
    那两个白衣汉子身后,聚集着数十位普通平民。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此刻均是满脸虔诚的低声呢喃。
    “真空家乡,无生父母。”
    “白莲下凡,万民翻身。”
    阵阵呢喃声汇聚在一起,形成一股令人莫名诡异的烦躁感。
    “七爷,怎么回事?”
    陆难上前几步走到邓七爷身后,低声询问。
    “哼,这群白莲教的人,想问我索要钱财,去供奉什么所谓的明王。”邓七爷冷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开口说道。
    “官府不管吗?”
    陆难有些疑惑不解,这都属于明目张胆的勒索了,官府都不派人过来处理吗?
    “没用的,最近城内有许多家商铺都遭到白莲教的骚扰了。
    官府都处理过了几次了,每次都抓了不少人,但过几天又会有另外一批人喊着口号继续出来。”邓七爷摇了摇头,无奈的开口。
    “邓老头,你考虑好了吗?献出供奉,对你来说可谓是无量功德。
    若是耽误了我等时间,可别怪我等不客气了。”
    突然对面人群中,为首的一位白衣汉子沉声开口。
    “七爷,我来处理。”
    陆难眉头一皱,迈步上前,站到邓七爷面前,目光冰冷的望着眼前这群人,正欲动手。
    却见邓七爷伸手将他拉回,随后咬着牙忍着肉疼,从怀中摸出一个灰色布袋,扔到地面上。
    为首的另一个白衣汉子,迅速捡起袋子,打开略有查看后,便挥手令人扶起躺在地上的汉子,然后带着人群离开药铺。
    “真空家乡,无生父母……”一大群人喊着口号,跟着两个白衣汉子,消失在街道拐弯处。
    “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邓七爷叹了口气,身躯有些略显佝偻。
    “恢复好了,你就离开吧,药材在柜台上,你记得带走。唉,最近城内越来越乱了。这可让人怎么活……”
    邓七爷朝陆难摆了摆手,再次叹气。
    “七爷,有什么事,可以托人来找我。”
    陆难略有沉吟,低声朝着邓七爷叮嘱道。
    随后走到柜台,拿起包好的药材,朝着邓七爷抱拳后,便大步离开。
    出了药铺,陆难朝着回走。
    没走多久,便远远看到之前那个白莲教的队伍。
    一眼望去,密密麻麻起码有数百人,排成一个长队,如长蛇一般。
    此时这些人正围在一家米店门口,与几位上前问话的官差争吵些什么。
    带头的几位白衣教徒不断的被推搡,眼看就要被抓走。
    人群中气氛隐隐有些不对劲,似乎要发生什么。
    陆难远远看了眼,便收回目光,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如今城内越来越乱,这些事还是不掺和好。
    但没走几步,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尖叫声。
    “官差杀人啦!”
    然后就是一阵哭闹,惨叫,怒骂,大吼。
    陆难眉头一皱,回头望去,隐隐看见有许多人逃窜。
    收回目光,陆难快步离开此地,朝回赶路。
    一路上,陆难面色阴沉,如今城内越发动荡,前有邪祟害人,现在又有这白莲教乱城。
    身为穿越者,他深知如今这个世道,这种教派发展起来后会产生多大的影响和杀伤力。
    忽然间,一股风雨欲来的压抑感,笼罩在他的心头。
    望着手中的药材,陆难心里更加迫切增强自身实力。
    站在原地沉吟片刻,陆难脚步一转,提着药材朝着四方广场走去。
    家中如今空空如也,连个煮药的锅都没有。
    还不如去广场那里,借用那里的大锅煮药,顺便练功打拳,增强气血。
    ……
    傍晚时分。
    广场上,陆难收功后,喝完药汤,收拾完药渣,穿上衣服准备回家。
    今天在药材包里,他发现了二两银子,想必是七爷偷偷塞进去的。
    这令他有些感动,心里默记下这份恩情。
    自从喝了邓七爷配的大补药汤,再加上自己修炼黑虎经后,陆难觉得身体恢复的挺不错。
    除了脸色还有些惨白之外,其他的身体损伤已经疗养的差不多了,最多两三天内,便能恢复正常。
    只是今天的他有些心神不宁。
    脑海里一直回忆着之前,看到的那一幕,那排着长队的白莲教。
    “必须尽快强大起来!”陆难低声喃喃自语。
    时间流逝,眨眼间便是三天过去。
    这日,黄昏时分。
    街道上许多小贩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唯独一处卖汤面的小摊位旁,摊主正在满脸震惊的望着旁边木桌。
    木桌旁,一位身穿黑色短打劲装的壮汉,正在风卷残云似的将一碗面吸光。
    而旁边已经垒起了至少十几个大碗。
    放下碗筷,壮汉打了个饱嗝,从怀中取出数十枚大钱扔在桌上后,起身离开。
    这壮汉正是陆难。
    这些天陆难几乎天天待在广场中,修炼着拳法,再配合着药汤,打磨气血,恢复身体。
    而且这几天由于黑虎经大成的原因,使得陆难身体也产生了巨大变化。
    他的身高从原先的七尺增高到八尺,同时手臂双腿,胸膛后辈,都长出了结实的肌肉。
    同时他还觉得身体疼痛感变得也有些麻木。
    尤其是一双手掌,生出了厚厚的角质层,变得坚硬无比。
    陆难曾试过,一拳砸裂地面青石板,但双手却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他饭量也变得越来越大。
    要不是邓七爷之前给他在药材包里偷放的二两银子,恐怕他连饱饭都吃不起。
    望了望逐渐冷清的街道,陆难迈步朝着斩邪司方向走去。
    今晚是便他第一次参加斩邪司巡逻的日子。
    穿过数条街道,陆难还尚未走到,就能看见斩邪司府邸门口聚集着许多人。
    待走近后,陆难目光一扫,估摸这里大约有四十余人。
    随后便有人上前,询问陆难。
    “第几小队的?”
    “第六小队。”收回目光,陆难拿出令牌,朝着那人递过去。
    “左数第二队。”那人瞥了眼令牌,转身指着身后不远处一个队伍,“自己过去吧。”
    陆难抱拳行礼后,便迈步朝着那人所指的方向走去。
    径直走到队伍最后面,陆难沉默不语,暗中打量这几人。
    算上他,这队总共七个人,六男一女。
    其中大多数人穿着都与陆难一般,而且都自带着刀剑棍棒武器,只有陆难一人是赤手空拳而来。
    更令人显眼的是,队伍里唯一身穿黑色紧身衣的女性,武器竟然是一条红色长鞭,此刻被她缠在腰间。
    黑色紧身衣搭配着红色长鞭,更凸显其腰肢纤细,不盈一握。
    不由得引起队伍内数人瞩目。
    陆难也不由得撇了一眼,便收回目光。
    想不到竟然还有女性武者报名参加巡逻,陆难心中有些诧异。
    不是他瞧不起女性,而是这个世道几乎很少有女性练武,大部分都是待在闺房中,等成年便找一个好人家嫁了。
    而且女性因为先天气血弱,练武要更加困难,所以陆难才会显得诧异无比。
    “肃静!”
    忽然上方传来一声低喝声,只见一身穿黑袍的壮汉,站到斩邪司府邸门口,高声喝道。
    “等会有我斩邪司的异人高手带队,带领你们巡逻。你们只需保持安静,一路上遵守命令即可。
    违令者下场,你们应该在册子中也看到了。若有人后悔了,现在就可以退出。”
    说完,黑袍壮汉目光扫了下方众人一眼,见到无人退出,便转身走进身后府邸里。
    片刻后,府邸里面走出七道身穿血袍的身影。
    这血色大袍宽大无比,更有头罩遮住面貌,看不清里面人的模样。
    七人站府邸门口,略有商量后便直接分开前往各自小队。
    “规矩你们都懂了吧?一路上听话就行,不然的话,哼……”
    血袍身影话语一变,一股滔天的气势猛然从其身上冲向,席卷陆难等人。
    一瞬间,陆难背后汗毛竖起,浑身气血近乎停止运转,仿佛是有大恐怖之物死死盯着他一般,身体顿时僵硬在原地。
    除他之外其他六人,则是直接跪伏在地上,大口喘气。
    “咦?”见到陆难如此反应,血袍身影忍不住轻咦一声,不禁侧目看了陆难一眼。
    “准一流武者,难怪……”血袍身影低声嘟囔一句,便收回目光,收敛气势,低声开口,“起来!准备出发。”
    说完,他便直接转身朝着一处方向走去。
    两个呼吸后,陆难体内气血才恢复过来,他低下头,眼神阴沉的望着地面。
    “这便是异人吗?”
    这一刻他算是知晓了,异人的恐怖。刚刚仅仅凭借气势,就直接让他毫无反抗之力,这种生死握在他人之手的感觉,很不好。
    紧握住拳头,陆难深口气,迈步跟在血袍身影身后。
    待陆难与黑袍人即将消失在街道时,其余数人才陆陆续续缓了过来,神色各异的望着血袍身影,然后快步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