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章 黑虎经

    沿途穿过数条街道后,陆难神色有些窘迫。
    刚刚回来路上,闻见街边小摊传来的香味,他腹中一空,随就停下来买些吃食。
    结果等小贩都做好后,陆难才忽然想起来,他把所有钱财都给了莫老头,去寻求他帮助。
    所以身上是身无一文。
    不得已,只好满脸尴尬的找了个借口,说自己钱袋丢了,付不起账了。
    最后在那个小贩满眼的鄙视中,陆难急匆匆地逃离了。
    “没想到,我陆难竟然有如此一天!”
    叹了口气,陆难忍不住摇头苦笑。
    在穿过数条小巷后,陆难便回到了家所在的胡同里。
    站在家门口,望着周围破旧不堪的房屋,陆难眼神沉了沉。
    迈步上前,走到一破旧的窗口处,朝里面望了望,里面的尸体已经被人搬走了。
    屋子里面一片狼藉,似乎是被好几波人翻动过。
    看来官府已经发现并收殓了尸体,这里也被其他人光顾过了。
    突然陆难面色一变,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匆忙朝着胡同里面跑去。
    待来到一处破旧的木屋前时,陆难脸色发黑,嘴唇微微颤抖,忍不住一声怒吼。
    “杂碎!”
    只见自家的屋门,已经被人暴力踹开,门上还有一个显眼的脚印。
    进入屋内后,发现里面一片狼藉,除了散落在满地的衣服外,再无其他之物。
    木板床已经被人拆了,墙角的的大水缸也被人搬走了,就连那张破旧的木桌也消失不见了。
    站在屋内,陆难面色阴沉,沉吟不语。
    许久后,才慢慢蹲下身子,收拾散落一地的衣服。
    待一切都收拾完后,陆难盘膝坐在屋子中间,狠狠深吸口气,平复心中的不平静。
    “等参加完巡逻,就重新买些新家具”
    参加城内巡逻是会奖赏五两银子的,这够他添置其他家具了。
    轻叹口气,陆难摇了摇头,甩去脑海里杂念,这才从怀中摸出一本黑色小册子。
    他细心的慢慢打开。
    册子表面写着几个大字。
    “黑虎经”
    翻开册子后,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篇总纲。
    正阳黑虎拳,弹爪如风卷。
    拳到破墙壁,掌到劈开山。
    头路黑虎出穴洞,扫林钻山一股风。
    一啸宇宙森宿静,锋爪弹瞬山川崩。
    二路黑虎扑山羊,狼虫豹狮皆惊慌。
    三路黑虎下山岗,饿虎寻食极凶狂。
    势如破竹震天地,前抓后蹬吞恶狼。
    纵身飞腾千里远,仿是青龙把天上。
    正阳黑虎拳法妙,暴客接阵心惊慌。
    不战自逃溜步走,黑虎笑颜坐山岗。
    陆难心头一惊,片刻后再次翻了一页。
    后面还有十二页,每页都有一副线描人体招式图。
    最后面附有一段内练口诀。
    莫老头能这么随意将册子交给陆难,并不代表陆难就可以靠着这册子学会这门功法。
    练武是一门细活,不是随随便便靠着册子就可以练成的。
    功夫始于勤练,成在坚持。
    陆难仔细翻看着,稍微知道了些大概。
    黑虎经后面的二十三式,几乎全是攻击,没有防御。
    犹如开弓之箭,不可回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而且招式也很简单,都是不同的发力技巧。
    可招式虽说简单,但威力却全部依赖于身体力量速度和招式熟练度。
    而力量速度,也就是指身体的发力技巧与协调。
    所以黑虎经最后面又配有内练口诀。
    所谓的内练口诀,其实就是指精气神合一。
    黑虎拳,招式为黑虎外表,内练为黑虎精神,二者相互配合,才会真正展现出黑虎拳真正的威力。
    等到内练修成,招式按照册子所说达到一定的熟练度,这才算是将黑虎拳练到大成。
    难怪莫老头说,这黑虎经需要用时间去打磨。
    时间慢慢流逝。
    许久后,轻轻放下手中册子。
    盘膝坐在地面沉吟不语,不断的在脑海里回忆黑虎经的所有招式要点,一遍又一遍加深记忆。
    其实陆难还是存有一丝侥幸心理的,太初修改器修改功法前提是,此功法必须入门。
    他现在才刚将这黑虎经剩余招式记下来,估计没个数月锻炼,是不可能达到入门的。
    但总得看看,万一呢?
    然后,他心中默念。
    “太初。”
    眼前一阵闪烁,随后太初面板浮现在他眼前。
    陆难——
    武学:黑虎经(入门)可修改
    阴源:零
    眼前面板上赫然出现了黑虎经入门,不过意外的是圆满境界的黑虎拳却消失不见了。
    陆难神色一惊,仔细思索后,觉得或许是因为黑虎拳本来就是黑虎经的一部分,所以太初会判定二者本来就是一体的。
    故而将圆满境界的黑虎拳融入黑虎经内,并且自动将黑虎拳熟练度转化过来,这才让黑虎经一举成为入门状态。
    应该是如此了,陆难压下此念头,不再去想此事,将注意力集中在黑虎经上面。
    略有沉吟,便意念一动,想象有双大手按在可修改三个字上。
    顿时太初面板闪了一下。
    面板上,黑虎经的状态迅速从变化。
    直接从入门变化为小成。
    随后一股热流瞬间从陆难心间散发到身体四肢。
    热流经过之处,有股酥酥麻麻的感觉袭来,好似有双无形的大手,在身体经脉与肌肉内轻轻按摩。
    “唔……”
    整个人处于处于极度放松状态,这忍不住让陆难发出一声呻吟。
    睁开双眼,陆难目光一亮,伸手握了握拳头,感受着体内充沛的气血和似乎可以打破天地的力量。
    “这种感觉很好!”
    随即再度望向面板。
    陆难——
    武学:黑虎经(小成)可修改
    阴源:零
    盯着那可修改三个字,陆难忍不住舔了舔舌头,心头有些火热。
    这次修改功法,消耗气血并没有带来任何不适,这让陆难有些意犹未尽,忍不住想再去修改一次。
    但他又担心再次出现上次气血两亏的状态。
    一时之间令他有些犹豫不决。
    沉吟片刻后,陆难一咬牙,目露疯狂之色。
    他决定再修改一次!
    感受着体内充沛的气血,身体也没有感到任何不适,他要再尝试一次。
    如今城内诡怪邪祟横行,这犹如一柄悬顶之剑,让他一直不能心安。
    所以只要一有机会提升实力,他都要去尝试。
    而且就算失败了,也只是气血亏损,不至于立马身亡。
    但要是成功了,这可就是实力大增,一步迈到二流巅峰武者境界。
    他自保能力会大幅度提升。
    权衡利弊后,陆难狠下心来,集中注意狠狠点在“可修改”三个字上。
    然后目光死死盯着面板上黑虎经状态。
    很快,面板再次一闪。
    紧接着,黑虎经后面小成状态瞬间一变。
    变成大成。
    “成了!”陆难心头大喜,忍不住站起身来。
    正当他准备放松注意力时。
    轰!!!
    陆难脑海中忽然一阵轰鸣。
    整个人头疼欲裂,身体如同雷击一般,剧烈颤抖起来。
    鼻子下面湿漉漉的,还带有一丝血腥味。
    陆难伸手一摸,定眼一看,发现暗红色的血液。
    忽然脚下一个踉跄,陆难直接瘫坐到地面上。
    许久后,陆难才缓过气来,用手揉着依旧晕胀的脑袋。
    他感觉头晕目眩,整个人全身酸疼,浑身上下使不出劲。
    就连体内气血运转都感觉有些滞带。
    “气血亏空。”陆难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
    知道自己身体气血亏损的厉害。
    陆难强忍着不适,强行撑死身体,跌跌撞撞的冲出屋门。
    朝着记忆中一处药房走去。
    ……
    ……
    疼!
    疼!
    脑袋仿佛被人撕开一般,陆难缓缓睁开双眼,目光茫然的望着四周。
    映入眼帘的是一处陌生的屋内,一股浓郁的药材味,窜入鼻中。
    几乎是瞬间,他便惊醒过来,挣扎着身体想要站起来。
    但身体一阵虚弱,又瘫倒在床上。
    “别动了,你这是气血亏空!”沙哑的声音传来,一身穿灰色大褂的白发老者,走到陆难身边。
    “陆难啊,你这是怎么搞的?气血怎么又亏空成这般?
    要不是药房伙计,在街道口发现昏迷的你,你恐怕要死在外面!”
    白发老者冷冷的望向陆难。
    听到这话,陆难想起来了,自己贪心用太初两次修改功法,结果导致了气血亏空,最后一路挣扎着来到这里的。
    “谢过七爷爷救命之恩。”陆难强撑起身体,朝着老者抱拳行礼。
    “练武也要有个度,不然早晚暴毙。”白发老者冷哼一声,再次开口,“给你开了副大补的药,等会记得带走。”
    闻言,陆难心头一暖,这白发老者名叫邓七,之前与陆难父亲关系极好,属于忘年交之类,后来陆难父母死于邪祟之手,就是白发老者一直照顾陆难长大。
    “自己躺着休息会,缓好了就拿着药,滚吧。”
    白发老者瞪了陆难一眼,转身离开。
    “五两银子,记得还钱,给你记账上了!日息三分。”
    忽然白发老者的声音再度传来。
    陆难面色一黑,嘴角忍不住抽抽。
    这是抢钱啊,一两银子是一百大钱,这日息三分,不敢算啊。
    看来家具要以后再买了,叹了口气,陆难摇摇头,不再去想此事。
    撑着床板坐起,闭目感受着体内气血。
    片刻后,睁开眼睛,神色惊喜不已。
    这体内充盈的气血程度,几乎快接近二流武者巅峰。
    同时他诧异的伸出手,一种熟悉,老练,仿佛练了几十年黑虎拳的感觉,从手掌涌入脑海。
    那黑虎经全篇招式与内练口诀,在他心里已经滚瓜烂熟。
    各种发力技巧与配合招式,也都一清二楚,明明白白。
    “还真成了啊!”陆难握了握拳头,看着表面浓郁的红芒,有些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