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яòúщEnщú⑨.còм 在办公室里被脱光衣

    “唉,你要去哪啊?”戚向晨一看渺渺打算离开,就赶紧追了过来。
    他人高腿长,三两步就追上了她,渺渺被他堵在门口,没好气地说:“让开,我要出去!”
    戚向晨低下头想要吻她,“你要去干吗?”
    渺渺偏头躲开了他,用力去推他那硬梆梆的胸膛,“离你远一点,省得我控制不住打你一顿!”
    “你想打就打呗!”戚向晨笑得可荡漾了,抱起渺渺走向那张充满金钱气息的超大办公桌,“都怪我,昨天晚上冷落你了,现在给我个机会,让老公好好的补偿补偿你!”
    渺渺气得打了他两下,结果戚向晨根本不在乎,反而还笑着让她接着打,打到她出气为止,然后她就被戚向晨放到了办公桌上,眨眼之间连扣子都被他解开了。
    “现在可是工作时间!”渺渺拍开他的手,按住春光乍泄的领口,“你什么时候成我老公了?”
    戚向晨满脸坏笑,一只大手同时抓住她的两个手腕,把她的手牢牢地按在她头顶,另一只手又去脱她的衣服,“别再口是心非了,明明爱我爱得那么深,怎么现在才想起来害羞呢?”
    衬衣的扣子一粒一粒的被他解开,娇挺的美乳被他彻底释放出来,戚向晨轻轻地吻着细腻莹白的乳肉,伸出舌尖舔弄粉嫩嫩的小奶头。
    “我当然是你老公了,只要你愿意,我随时都可以持证上岗的!”
    戚向晨的欲望一向很强,昨天休整了一晚,现在已经等不及了,腿间的那杆长枪已经悍然挺立,急切地想要捅进小嫩穴里去,痛快地操她一场。
    粗糙的味蕾把小奶头刺激得硬挺起来,渺渺舒服得无力反抗,她的身体这么敏感,根本经不起男人技巧高超的挑逗。
    但是,这不妨碍她嘴硬,“谁说要跟你结婚了……啊啊……你是狗吗……别咬奶头啊……”
    “不跟我结婚,难道你还想跟别人结婚吗?”戚向晨饿狼一样的目光锁定在渺渺身上,连视线都带着浓浓的占有欲,“放心吧,我不会给你机会的,我会把你操到腿软,连路都走不了,看你还怎么跟别人结婚,呵!”
    身上的衣服被他粗暴地撕扯开,一片片地从她身上剥落,渺渺很快就被他剥得一丝不挂,雪白的肉体裸呈在黑色的办公桌上,更能突显出妖娆勾魂的曲线。
    戚向晨两手各抓着一只大奶子挤压玩弄,轮流地嘬弄着两颗小巧的奶头,把它们嘬得红肿起来,然后又咬着肿胀酸麻的奶尖尖,把她的大奶子都蹂躏得变了形。
    渺渺被他玩得头晕目眩,小穴里面又瘙又痒,淫水顺着花唇向外流,“你轻一点……啊啊……讨厌……你怎么又咬奶头……嗯啊……好舒服……”
    “小奶头这么嫩又这么骚,我不咬它,怎么能让你过瘾呢?宝贝,喜欢老公这样玩你的大奶子吗?”
    渺渺水蛇一样地扭动着腰肢,“嗯……喜欢……啊啊……”
    “真乖,小嫩屄都湿透了!”戚向晨把手指插进满是淫水的小穴里抽动着,用低沉的声音蛊惑她,“流了这么多浪水,是不是想吃老公的大鸡巴了?”
    把小嫩穴舔到喷水
    渺渺承受着被戚向晨撩拨起来的欲火,贝齿咬着下唇,莫名觉得害羞,“我才不想要呢……”
    “是吗,原来你现在还不想吃老公的大鸡巴啊!”戚向晨好脾气地点点头,“也行,那就让我先来吃你吧!”
    他抚摸着她的身体,火热的指尖顺着丰柔的曲线,在她细腻的肌肤上游走摩挲,“要先从哪里开始吃呢?要不,先让我亲个小嘴?”
    “……不让!”渺渺偏过头不去看他,一颗心跳得厉害。
    她自己都不明白她到底在害羞个什么劲,刚和戚向晨见面的时候他们做得更过分,那时候的她还能保持心如止水的状态,可是现在她却总是在他面前脸红心跳!
    “你竟然走神?”戚向晨看出渺渺在发呆,气得够呛,‘不行,我要惩罚你!’
    双腿被他彻底分开,戚向晨故意往她湿漉漉的小嫩穴上吹了一口气,“每次看到这里我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么小这么嫩的穴,到底是怎么把我的大鸡巴吃下去的?瞧瞧这白里透粉的样子多可爱,被我操了那么久,竟然一点变化都没有!”
    他伸出舌尖,把花唇上溢出的淫水都舔入口中,轻轻的触碰弄得渺渺身心都在发痒,不由自主的开始喘息,然后她就感觉到自己的小穴被他扒开,向他袒露出里面饥渴瘙痒的媚肉,并且不知羞耻的在他眼前收缩蠕动着。
    “讨厌……你到底要看多久……啊……啊……”
    戚向晨没有回答,直接舔上粉嫩的肉缝,舌尖拨弄着顶端圆润的肉珠,打圈地挑逗着渺渺的感官。
    渺渺忍不住地绷紧了身体,小核被舔的感觉太舒服了,她已经下意识地呻吟起来,沉浸在这份美妙的快感里。
    敏感的小骚核被他舔了又舔,然后又被戚向晨含住吸吮,他像是吃奶一样嘬弄着水嫩嫩的小阴蒂,只嘬了几下就把这颗小肉珠嘬得勃起充血,骚胀胀地挺立起来。
    “不行……啊啊……别嘬了……”不知不觉间,她的手已经按在了戚向晨的头上,也不知道是想把他推开,还是想要让他离瘙痒的小穴更近些,渺渺爽到浪叫:“再弄下去……我就要泄了……”
    戚向晨根本不理会她的哀求,他用力地吸吮着硬胀的小骚核,还把手指插进淫水泛滥的小屄里面飞快地抽插着,极度的快感冲破最后的极限,渺渺绷直了脚尖,控制不住地颤抖着,“啊啊啊……到了……不要再吸了……好爽……都被你嘬泄了……”
    高潮中的小穴喷出淫汁,又被戚向晨全都含进嘴里,他不容分说地吻住她,渺渺在唇舌交缠中也喝下了自己的淫水。
    “怎么样,你自己的浪水好不好喝?”他坏笑着问。
    “你怎么这么讨厌……啊啊……”
    在她高潮之后,没有一点防备的时候,粗长火热的巨物就一鼓作气地捅进她还在抽搐的小嫩屄里,紧缩的屄肉在一瞬间被大鸡巴完全顶开,无法忍耐的麻痒和酸胀让渺渺爽到喘不过气来。
    “等一下……啊啊啊……太大了……”
    戚向晨抽出之后又用力一顶,“等不了,我就是要操你的小骚屄,操死你!”
    大鸡巴猛插狠捣,要被他操死了
    长枪一样坚挺的性器凶悍的顶了进来,还在高潮中爽到抽搐的媚肉被大肉棒瞬间捅开撑满,不只是她的小嫩屄,仿佛连渺渺整个身体都被它贯穿了。
    “啊啊啊……你轻一点呀……不要操得这么急……小穴里面吞不下了……要被你操死了……嗯……啊……”
    火热粗长的肉棒直插深处,熨烫着娇嫩的花芯,渺渺颤抖着身体,被火热坚挺的性器熨烫着骚软的媚肉。
    小骚穴不由自主地夹紧,淫汁被大鸡巴操得汩汩向外喷,屄肉骚浪地缠着棒身,柔软的褶皱像小舌头一样卖力而又风骚地吮吸着大鸡巴。
    “怎么就吞不下了,小骚屄把我的大鸡巴夹得死紧,还一缩一缩地吸我呢,哪像是要被我操死的样子?”
    戚向晨被媚肉吸得爽极了,他两手按着渺渺的膝弯,挺着公狗腰大开大合地猛烈操干,从刚插进来开始就疯狂地操捣着小嫩穴,把渺渺的小屄干得汁水横流。
    “真的不行……你慢一点啊……操得太快了……啊啊啊……那里不行……别顶了……你轻点操呀……”
    “轻点?凭什么?”渺渺不求饶还好,一求饶马上就把戚向晨刺激得更加疯狂。
    巨大的阳具不要命似地猛操狠插,他也不管小屄里软嫩嫩的浪肉能不能受得了,利落地把大肉棒抽出到只剩下一个大龟头,再粗暴地狠狠捣入,粗长红胀的大鸡巴整根插进花穴里,把渺渺干得哀哀浪叫,小屄噗嗤噗嗤地向外喷着淫水。
    “我操我的女朋友,操我将来的老婆,凭什么要轻点?”
    “都要被你操坏了……啊啊……别顶骚芯了……我快要坚持不住了……”
    “就算是操坏了,你这辈子也是我的人了!”戚向晨每一次操她都非常持久,不让渺渺把嗓子叫哑了都不算完,他飞快地挺胯,手指还捏住胖胖的小核拈来揉去的,“谁让你坚持的?爽了就泄出来,老公最爱看你被我操到高潮的样子了,好老婆,别怕,快点骚给我看!”
    圆硕的大龟头顺着他的力道勇猛地挺进,膨胀火热的伞端啵的一声撞开了宫口,硬梆梆地捅进渺渺娇嫩无比的小子宫里,并且还在死命地往更深处冲撞着。
    “啊啊啊……太猛了……好爽……子宫也被操到了……救命呀……”
    渺渺全身都在剧烈的快感里痉挛抖动,爽得都翻了白眼,小骚穴和子宫好像被戚向晨的大鸡巴贯穿了,让她爽得快要死掉了。
    大量的淫水大股大股地喷射出来,巨大的快感让她控制不住自己,张着嘴大声求饶,口水顺着她的嘴角流下来,又被戚向晨舔了去,饿虎一样霸道地吻住她不放。
    小骚穴热情地吸吮着大鸡巴,浪肉蠕动着绞紧了青筋虬结的大肉棒,把戚向晨夹得全身舒爽,“老婆真乖,让你泄就泄,看在你这么听话的份上,老公更应该多多卖力,多操你一会了!”
    娇软的花唇被充血狰狞的大鸡巴从中间顶开,随着他凶猛的抽插,可怜巴巴地被插进去又翻出来。
    渺渺又羞又气地大叫:“你个大混蛋……我再也不会求你了……啊啊……啊……有本事你就真的操死我……”
    做爱时被人看到,操得更狠了
    戚向晨听到渺渺的挑衅根本就不生气,反而还笑出声来,“我就知道你最喜欢被我操了!想要老公把你操上天就直说嘛,犯不着这么拐弯抹角的!”
    他抓着她的腰,一记重重地顶胯,就把整根性器全都捅进渺渺的小嫩穴里
    这根坏东西实在是太大了,不管是被它操了多少次,刚插进来的这段时间总是能把渺渺胀得又酸又麻,身体都跟着被狠插的小屄一起颤抖。
    在抽与插之间,渺渺能清楚地感受到大鸡巴的粗壮和火烫,媚肉都被它撑成了柔嫩的肉套,巨大膨胀的龟头在进攻时残忍的碾压着浪肉,逐一刺激着藏在深处的骚点。
    “你怎么总是操得这么狠……啊啊啊……好胀呀……戚向晨你个大坏蛋……哦……哦……”
    男人的性器无情地摩擦碾压着她的媚肉,从她的小屄里面榨出更多的淫水,湿湿滑滑的更方便戚向晨挺动操干。
    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个身着正装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戚总,关于这次的企划……”
    大概是男人的本能,他一眼就看清躺在办公桌上的美人,那白皙的肌肤,不断晃动的大奶子,还有平坦的小肚子上,被戚向晨用大鸡巴顶起来鼓包。
    情欲的气味,美人的呻吟和视觉的刺激,瞬间就让这个年轻的男人忘了正题,充血硬挺的性器在他腿间精神抖擞地站着,把他的裤子支起一个小帐篷,根本无从掩饰。
    戚向晨一看到他的手下居然敢对着他的老婆发情,表情马上阴沉下来,他扯过自己的外套盖在渺渺赤裸的身体上,挡住了一片旖旎的春光,只剩下她的小腿还搭在他的手臂上。
    不过就算如此,戚向晨也没有把大肉棒从渺渺的小屄里面拔出来,依然不紧不慢地耸动着翘臀,把她的小嫩穴操出咕啾咕啾的响声。
    淫乱末世里的人们都是想操就操的,不论是在路上,还是在工作中,年轻人本来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看到戚向晨这么明显的独占欲,莫名的更加激动了。
    “是助理小姐吗?”年轻人胯间的性器挺得高高的,大步走到办公桌前,“真美啊,我就知道助理小姐肯定会被戚总操的,你是不是被戚总操得特别爽啊,脸都红了!”
    渺渺被他看得欲火高涨,小骚穴夹着大鸡巴又死命地缩了缩,年轻人已经伸出手想要隔着衣服摸一摸她的大奶子,“等到戚总操完以后,你想不想跟我……”
    “滚出去!”戚向晨一巴掌拍开了年轻人的手,横眉立目地大吼着,“她是我的未婚妻,你们不许碰她,快滚!”
    “对不起戚总,我不知道,我这就滚!”
    年轻人一溜小跑地滚了出去,房门再次关闭以后,渺渺软绵绵地说:“干吗发火啊,又不是没有被别人看到过!”
    他们两个第一次见面就跟陆思齐玩起了3P,那时候戚向晨玩得可开心了,怎么现在反而连看都不让别人看她了?
    “你还想让他看?”戚向晨猛地掀开了盖在她身上的外套,用力抓住一只大奶子,“你都有我了,还敢惦记着别的男人?”
    ***************************************************
    最近都没有投喂了,好寂寞啊!
    浓精灌满子宫,被操到晕过去
    “我什么时候惦记别的男人了……啊啊……你不要发疯……啊……别这么用力……好疼……”
    戚向晨醋意滔天,抓着她软嫩嫩的大奶子用力捏,在雪白的肌肤上留下红色的指痕,“你是我的人,以后还要跟我结婚的,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别的男人不许看你,也不许摸你,更不许操你!”
    渺渺并不觉得做爱的时候被别人看两眼是什么大问题,“谁说想要他们操了……啊啊啊……你怎么又……”
    可是戚向晨显然不这么想,他抓着大奶子用力揉,一边揉一边说这对大奶子是属于他的,只有他一个人可以碰,又狠狠嘬弄她的奶头,把嫩生生的小奶头都嘬肿了,两颗小尖尖都挂着他的口水,骚浪浪地挺了起来。
    “还有你的小屄也是我的,除了我,不许再让野男人的鸡巴插进来!”
    “我也没有想过要别人啊……戚向晨你疯了吗……啊啊……啊……轻一点……小屄要被操坏了……”
    渺渺被他干得尖叫起来,花穴接连不断地喷着淫水,戚向晨毫不怜惜的快速撞击着她的小穴,双手还捏着她的奶尖,又酸又怒地把小奶头都拉长了。
    “向晨……我不想要别人……我只想要你的……啊啊……啊啊……轻点操吧……我都被你操疼了……”
    媚肉被强劲冲击的快感征服了渺渺,小屄里的浪肉不知羞耻地吮吸着那根粗暴的大肉棒,并且收缩着向他索取更多的快乐。
    “叫老公,说你是我的人,说你以后都只给我一个人操!”
    戚向晨挺着大鸡巴狠狠地撞上骚芯,而且还在朝着更深处顶入,花穴在他凶猛的蹂躏下到了高潮,浪肉疯狂地抽搐着,湿滑温热的淫汁一股一股的喷涌而出,两个人都爽得呻吟出声。
    “老公……啊啊……我是你的人……我的小屄只想被你操……啊啊啊……好爽……又喷水了……”
    高潮抽搐的小嫩穴把大鸡巴吸得死紧,快感直冲脊髓,戚向晨干脆抱起她边走边操。
    渺渺爽到泪如泉涌,扭动细腰想要躲开大鸡巴铁杵一样顶操,可是戚向晨的鸡巴那么大,像是把她整个人都钉在了肉棒上,淫水跟着他的脚步洒了一路。
    “老婆真乖,我是不会让你受委屈的,老公每天都能把你喂得饱饱的。”戚向晨挺操中还去舔弄她的奶头,“等到我们结婚的时候,我要操你一整天,让你穿着婚纱,坐在我腿上,小骚屄里一直都插着我的大鸡巴!”
    硕大坚挺的大龟头强悍地顶在花心上,抽出时又刮着湿软的浪肉,把小屄弄得不停地痉挛,渺渺被他操得实在受不了,放浪地大声淫叫着:“啊啊!!太深了……不行了……大鸡巴插进子宫里来了……救命……啊啊啊……爽死了……”
    婴儿手臂似的大鸡巴把小穴操得高潮不断,哆嗦着大股大股地喷着阴精,媚肉也把大鸡巴越夹越紧,戚向晨也到了极限,抱着她疯狂地顶了十几抽,闷哼一声把浓浓的热精都灌进渺渺的小子宫里,让她爽得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不速之客
    “宝贝,醒醒!”
    渺渺听到有个声音从远处传来,可是她太累了,根本不想醒过来,全身都酸软的没有力气,一动也不想动。
    “再不醒的话,我就只能把你操醒了!”
    渺渺想要回答他,可是她的肚子里面胀胀的,热热的,舒服的不得了,弄得她懒洋洋的不想说话。
    男人没了耐心,拨开湿滑软嫩的花唇,捏住肿胀的小核向上一提,强烈的刺激直接让渺渺又一次到了高潮。
    “戚向晨!你怎么那么讨厌!”她以为自己吼得中气十足,其实声音小得几乎听不清,在戚向晨看来,这根本不是发脾气,分明是在跟他撒娇嘛!
    “好,都是我不好,不过你也得醒醒了,一会还要开会呢!”
    戚向晨的办公室弄得跟总统套房差不多,套间里面不仅有卧室,还有浴室。
    他抱着渺渺一起去洗澡,笔直修长的手指深深地插进被他操到有些红肿的小嫩穴里,在渺渺难耐喘息声中,把里面的浓精都挖了出来。
    洗完澡之后,戚向晨一边给渺渺吹着头发,一边说:“其实我本来不想叫你的,你看你现在这副样子,被我滋润得有多勾人!啧啧啧,真不想让你出去!”
    “要不是你缠着我胡闹,我会是现在这副样子?”渺渺喝了口热水就开始补妆,“而且今天是我第一天在你身边工作,怎么能连开会都缺席!”
    戚向晨耸了耸肩,旺盛的求生欲让他不再多话,心里却盘算着反正办公室恋情的美时光已经到来,只要他想,什么时候不能大干一场?
    做好了自己的心理工作,接下来的日子里戚向晨整个人都是神清气爽的,不仅笑容比以前多了,员工们的福利比以前好了,就连公司的股票都上涨了不少。
    有渺渺在身边的他身边的日子,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字:真爽!
    就在戚向晨沉浸在幸福的生活和自己的冷幽默里不能自拔的时候,一个不速之客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那是一个保养得宜,风韵犹存的女人,神情倨傲,衣着光鲜,她像女王一样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看到渺渺的时候愣了一下,礼貌却冷漠地说:“不好意思,能不能请你先出去一下,我和向晨需要单独谈一谈。”
    渺渺看着这个气度雍容的女人,又看向如临大敌的戚向晨,就发现他的眼睛和这个女人很像,都是一副自带魅惑的样子。
    她好像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请问,您是……”渺渺试探着问。
    女人看着戚向晨大步走来,眼神依旧冷漠,“我是他的母亲。”
    渺渺知道他和母亲的关系并不好,现在看来似乎不只是不好那么简单,她不想在这种时候离开他,就询问地看向他,“我……”
    看到她第一反应就是关心.自己,戚向晨突然就笑了出来。
    有什么好紧张的,反正她会陪着他的!
    “没关系,你先出去一下吧!”戚向晨拉着渺渺的手带她走到门口,“你不是说楼下有家店的蛋糕很好吃吗,去吃点东西吧,我这里很快就没事了。”
    戚向晨的母亲一看就来者不善,渺渺可不会天真的以为,她来找戚向晨是为了培养母子亲情的。
    他们要是真有亲情,她也不会到现在才见到她了。
    渺渺不放心就这么离开,她不知道这个女人会不会仗着母亲的身份去伤害他,她想要保护他,“我不能留下来陪你吗?”
    可她越是这样,戚向晨就越不想让渺渺面对他的母亲。他不愿让渺渺陪他一起承受母亲的冷漠和偏执,他得保护她才行!
    “真不用担心,我这么大个人了,能有什么事!”
    渺渺没有再坚持,只是在离开前告诉戚向晨,“那我先走了,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她是我的未婚妻
    房门随着渺渺的离开而关闭,发出一声闷响,母子俩僵硬地站在原地。
    他妈板着脸,有些不自然地说:“听说你最近知道上进了,我还以为是假消息呢,没想到看起来倒是挺不错的!”
    戚向晨这辈子都没有见过他妈对他这么和颜悦色,他忍不住想要听听她会说什么,虽然理智告诉他不应该抱有什么期待,可他还是按捺不住心里突然升起的那点小期盼。
    或许她就是知道他和以前不一样了,特意过来看他的呢?
    一想到这里戚向晨就有些开心,或许是他一直都没有理解他的母亲,她以前不喜欢他,可能只是因为他不够优秀而已?
    怀揣着一点可怜的希冀,戚向晨给他妈倒了一杯水,准备坐下和她聊一聊,“有什么话坐下慢慢说吧!”
    “不用了,我也没打算在这呆太长时间!”她站在那里纹丝不动,视线从那杯水上一掠而过,下意识地皱眉,“还是有话直说吧!”
    戚向晨的嘴色微微上挑,变成一个微不可查的冷笑。
    他到底是多没出息才会对这个人仍然抱有期待?
    他对母亲现在的神态非常熟悉,她很不耐烦,毕竟是他从小看到大的表情,他就不该奢望他们母子之间还有什么亲情。
    想通了这个道理,戚向晨反正放松了下来。
    他靠坐在办公桌上,面无表情地说:“是啊,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她抬手把几根不服帖的头发抿了抿,手上的钻戒光芒闪烁,“刚才离开的那个丫头,就是你前段时间从你哥手里抢来的小宠物吧?”
    戚向晨冷眼看着她,“她已经不是宠物了!”
    “有什么不一样呢?”她嗤笑着说:“不管她的身份怎么变,说到底都是个玩意儿而已!还有你,你也太小题大做了,给她恢复身份干什么?你都这么大的年纪了,办事一点分寸都没有,怎么就不能把这些小聪明用在正经事上呢?”
    戚向晨深吸一口气,冷静了两秒才回答:“她很好,也值得被好好对待!”
    “呵,我看她是好过头了!也不看看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就把你哥勾引到手了,最可恨的是有了你哥她还不知足,又勾引了你来刺激他!”
    戚向晨直接被她这句话给气乐了,就算在她面前一直没有公平可言,可是他也没想到,这个把他生下来的女人竟然能偏心偏到这种地步。
    渺渺这个人本身是什么样子,她根本就不在乎,这个女孩所经历的一切,对于这位贵妇来说,全都是勾引她宝贝儿子的手段,而和他在一起,也只是为了刺激她的好儿子而已。
    “所以你来找我到底是想干什么呢?”他站起来,一步一步地走过去,“你总不能是专门跑来跟我抱怨的吧?”
    “把她还给你哥!”她已经没有耐性继续跟戚向晨说下去了,索性就一口气把话都说了,“这种心机深沉的小婊子我见得多了,你以为她是喜欢你,其实她就是拿你刺激你哥而已,她就是想要让你哥答应她那些过分的要求,搞不好还想嫁给他呢!”
    戚向晨攥着拳头,怒目相向,“你凭什么这么说?”
    “还能是为什么,思齐那么好,只要是个小姑娘都会喜欢他的!”她自以为是地继续说:“小晨,你听妈妈的话,把她还给你哥吧,他最近一直都不开心。大不了我再赔你两个小玩具就是了!”
    如果不是亲妈,戚向晨早就把这个女人踹出去了,他保持着最后一点冷静,咬牙切齿地宣告:“别做梦了,你去告诉陆思齐,她是我的未婚妻,我不会把她让给任何人!”
    然后他指着大门,说:“是你自己走,还是我叫保安把你弄走?”
    гоūщеnщū9.cом(rouwenwu9.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