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委屈的少年

    肚子咕咕叫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格外清晰,渺渺和戚向晨大眼瞪小眼地对视几秒,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还是渺渺最先反应过来,如释重负地说了一句:“原来你也没吃饱啊!”
    她说得太自然,给戚向晨缓解了不少尴尬,可他还是涨红了一张帅脸,闷声闷气地说:“抱歉,下次咱们不去那里吃了!”
    其实这不是戚向晨第一次去那家餐厅吃饭,但是之前他吃过饭之后,还会和朋友们去别的地方继续玩,不管什么时候饿了,手边都有随时准备好的食物酒水,自然也就体会不到这种饿到肚子叫的感觉了。
    可今天是他和渺渺第一次约会,请她吃顿饭最后还让她饿着肚子回家,这简直是把他戚大少钉在耻辱柱上,还左右开弓抽他的脸!
    戚向晨挺生气的,却也怂得可以,他怕看到渺渺嫌弃的眼神,急忙移开视线不再和她对视,卷起袖子就朝厨房走去,“你别急,稍等一会!”
    “你去干什么?”
    “这个时间厨师都下班了,我去做点东西吃!”
    哟,这位大少爷还会下厨呢?
    渺渺好奇地跟上去,看到戚向晨系了围裙开锅放水,切了细细的小葱花,等到水开了又下了一把面条。
    他的动作看起来非常娴熟,绝对不是一时间想不开赶鸭子上架,弄得渺渺还挺稀奇,“原来你真的会做饭啊!”
    戚向晨单手打了一个鸡蛋,头也不抬地说:“会一点。”
    氤氲的水汽模糊了戚向晨的表情,其实他不仅会做饭,而且做得还不错,只不过从来没有人愿意吃他做的饭罢了。
    小时候的戚向晨一直以为,妈妈偏心是因为自己不够好,他处处都不如大哥陆思齐,所以妈妈才会不喜欢他。
    小孩子的心思很单纯,他努力学习一切能学到的东西,终于在妈妈生日的那一天偷偷给她做了好几道菜,可惜妈妈一点也高兴。
    她指着他的鼻子说:“学什么不好非要学这种上不了台面的玩意,我看你也就这点出息了,你就不能跟你哥哥一样学点有用的东西吗?我看着你都觉得丢人!”
    妈妈说完这句话就踩着高跟鞋去参加她的生日会了,也不在乎这个被她留下的孩子会怎么样,反正还有一大桌菜呢,他还能把自己饿死?
    女人头也不回地走了,不知道也不在乎会给那个小心翼翼的孩子留下多大的委屈。
    半大的少年边吃边哭,他想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不肯吃他做的饭,明明很好吃的啊!
    他怎么想都不能释怀,倔强地不肯睡觉,他想等妈妈回来问个究竟,结果这一等就等到了凌晨,而且等来的是一个醉醺醺的女人。
    少年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很陌生,她真的是他的妈妈吗?
    为什么他们之间从来没有美好的回忆?
    为什么她总是不喜欢自己?
    为什么她都醉成这样,还要抓着别人的礼物不放?
    就因为卡片上写的那句:“祝妈妈生日快乐”吗?
    情绪累积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突然间就粉碎崩塌,少年笑了笑,把桌上的饭菜一盘一盘地砸在地上,而他的母亲睡得不醒人事。
    没什么大不了的,少年想。
    既然怎么样都比不过,还有什么好比的?别人怎么样不重要,只要他自己开心就好了啊,他也不需要别人!
    “怎么了,你不高兴?”回忆被打断,戚向晨一回头,就看到渺渺正在担忧地看着他。
    感动
    厨房里的灯光带了一丝清淡的暖色,使得本来卖相普通的一碗面条也变得格外诱人,但是渺渺现在没有心思去看那碗面,她在看戚向晨。
    他是个英挺俊朗的男人,棱角鲜明又充满了活力,和陆思齐那种精英内敛型的男人比起来,她本人更喜欢戚向晨这种张扬肆意的性格,因为在他身上,她能看到冲破一切桎梏的锐利。
    “你的表情不对劲啊,生气了?”渺渺仔细地打量着他。
    戚向晨愣了一瞬,再看向她的时候,整个人都变得雀跃起来。
    那种闪闪发光的、充满期待的小眼神,弄得渺渺有些莫名其妙,“你怎么了?”
    戚向晨笑着说:“我没事,就是很高兴,因为你在关心我!”
    从学习烹饪的时候开始,到他寒了心放飞自我的那一天为止,他下过很多次厨房,也做过好多菜,渺渺是第一个除了烹饪老师之外,全程陪在他身边,并且还能感觉到他不开心的人。
    而她不仅感觉到了,还在关心他,那一刻她的眼睛里根本没有别人,满满的都是他的身影,这让戚向晨感到极大的满足。
    以前没有人这样专注地看着他、关心他,他以为以后也不会再有,可是就在他已经放弃的时候,渺渺出现了。
    以往的怨气和不平衡在这个瞬间突然就烟消云散了,他伸出双臂,死死抱住面前的女孩,低头在她耳边是呢喃着,“谢谢你!”
    谢谢你选择了我,谢谢你愿意留在我身边!
    渺渺还以为戚向晨是因为她没有帮忙在闹大少爷脾气,可是现在看来又不像,她没忍住就问了一句:“谢我什么,我又没有帮你……唔……”
    话没说完,他的吻就压了下来,他吻得很急切,抱着她的手臂用了很大的力气,把她都勒疼了,可是渺渺却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这样的感觉,反而因为这种火热直白的渴求变得悸动不已。
    直球示爱果然让人没有抵抗力呢!
    他们吻了好久才分开,渺渺气喘吁吁地靠在他胸前,眼睛里面波光潋滟,娇嫩的唇瓣被他蹂躏得红肿起来,看得戚向晨几乎把持不住。
    咕噜……
    两个人的肚子同时发出了抗议声,渺渺和戚向晨尴尬地对视着,最后又同时笑了起来。
    这种有点丢人却又莫名满足的奇妙感觉是怎么回事?
    饿到肚子咕咕叫的两个人有些疑惑,又很默契地不去再想,戚向晨蜻蜓点水似的在她唇上啄了一下,“饿了,咱们先吃饭吧!”
    渺渺有些无语,总觉得这个【先】字用得很有灵魂啊!
    他们一人端了一碗面在饭桌边坐下,明明对面还有很大的空间,可是戚向晨非得挤着她坐,像只粘人的大狗。
    渺渺也顾不上理他,她的心思全都被面前的这碗面占据了。
    细白的面条上面漂着一撮鲜嫩的葱花,小太阳似的荷包蛋充分调动起食欲,汤上面漂浮着星星点点的油花,香得人直吞口水。
    渺渺挑起面条吹了吹,一口下去竟然有种飘飘然的感觉,一碗最是普通家常的面,却让渺渺吃得想哭。
    她已经很久没有尝过家的味道了,也是很久没有人专门为她煮上一碗面了。
    “真好吃!”渺渺看着戚向晨,她觉得自己在笑,只是视线有些模糊。
    那就试试看
    吃过夜宵又洗了澡,两个人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渺渺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戚向晨怀里,静静地享受着这种奇妙的感觉。
    气氛温馨得不可思议,不论是渺渺还是戚向晨,都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一个是心里筑起铜墙铁壁,把所有一切都隔绝在外的女人,一个浑身长刺、自暴自弃,对什么都不在意的男人,竟然就这样温暖了彼此,填补了对方灵魂上的空虚。
    他们谁也没有想过自己的生命里会出现这样的一个人,可是当那个人真的出现了,他们才知道这种感觉有多么美好。
    这一晚他们破天荒的没有做爱,只是拥抱在一起说话聊天,然后甜甜地陷入梦境。
    昏暗的灯光都染上了无边的暖意,渺渺和戚向晨的嘴角上都带着笑,画面美好得让人不忍发出一点声音,生怕吵醒了他们。
    渺渺和戚向晨就这样甜甜蜜蜜地缠绵了几天,每天都形影不离的凑在一起,他们一起逛街,一起出去兜风,一起吃饭,一起享受激情,在他们年轻的生命里,从来没有一个人像对方一样贴近彼此的心。
    她对他动了心,却不愿再像一只宠物一样被他圈养在家里,渺渺提出想要去工作,戚向晨想了想,倒也没有拦她,只是他不想跟她分开,哪怕只是几个小时都不想。
    于是他说自己还缺一位秘书,她可以来帮他,这样一来,哪怕是在工作的时候,他们也不会分开。
    戚向晨畅想着美好的未来,他的小姑娘会一直陪在他身边,穿着正装,打扮得一丝不苟,他可以在温暖的午后扯开她的衣服,把她按在办公桌上干到小脸通红,凌乱不堪!
    多刺激!光是想一想他的鼻血就要流出来了,可惜她的情绪还没有蔓延多久,渺渺就拒绝了。
    “我觉得这样不太好!”渺渺实话实说:“一来我没有相关的工作经验,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做好,万一到时候做错了什么,还会耽误了你的正事。我想从最基础的岗位开始,试试我究竟都能干些什么,我总不能什么都依靠你!”
    “你是我的女朋友,依靠我有什么不对的?”戚向晨不开心,眯着眼睛问她,“说实话,你是不是信不过我,觉得我一天到晚的就没有什么正经事?”
    这话说完以后戚向晨自己就有点心虚,其实他还真的没有什么正经事,他名下的产业平时都有人打理,他只有无聊的时候才会去转一圈,其余的大部分时间都跟狐朋狗友在一起消磨时间。
    渺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么长时间了,我也没看到你做过多少正经事,要是跟着你,那和现在有什么区别?”
    “好啊,你还真敢说!”戚向晨恼羞成怒,抓住渺渺挠她的痒痒,非要她笑出了眼泪,实在受不了求饶了,才气哼哼地说:“你想从基层干起,可以!我一会就叫人给你按排职位,从明天开始,我也会去公司,等我把工作上的事情都捋顺了,你就得到我身边来帮我!”
    渺渺媚眼如丝地一勾唇角,“好啊,那就试试看吧!”
    一起成长
    戚向晨说话还是算数的,第二天一早就带着渺渺去了他名下的一家公司,渺渺先下了车,她要独自去公司报道,过了一会,戚向晨才臭着一张脸从车里走出来。
    他不高兴!
    本来他兴奋了大半宿,来来回回试想了好多遍,他要怎么把渺渺介绍给别人才好,具体应该怎么说,说话的时候是不是应该抱着她,说完以后要不要再所有人的面前吻她,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关系,直到天快亮了才勉强睡着。
    结果可倒好,不仅他准备好的发言根本用不到,渺渺甚至不想在公司里跟他有什么交集,而且在听到他的设想以后,还一脸嫌弃!
    为什么要嫌弃他爱的宣告呢?
    他怎么能不生气?
    于是戚向晨整个上午全程阴沉着脸,活像是谁欠了他一个小目标似的,可惜他耍脾气也没有用,因为渺渺忙得很,根本没空理他。
    其实渺渺知道戚向晨在闹脾气,但是她也有她自己的想法。
    首先,他那个直男恋爱脑的官宣计划就不提了,太尬尴,脚趾头都要扣断了,坚决不能陪他一起疯。
    其次,她的确是和戚向晨在一起了,他们的感情也的确很好,可是她不能把一切都寄托在男人的感情上,因为这玩意比成熟的水果更容易变质。
    她想要从最基层的岗位做起,她从来都没有工作过,有很多的东西要学,而戚向晨的公司无疑是最合适的地方。
    在这里她有后台,没人敢给她穿小鞋,她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学会所需要的一切。
    当然后台的尺度也要把握好,也不能明目张胆地跟戚向晨太亲密,否则她就成了被所有人供起来的吉祥物,那就一点有用的东西都学不到了。
    渺渺想要的是学习和锻炼自己的机会,只要她努力提升自己,有了足够的能力,就不担心戚向晨是会变心,就算是哪一天真的分手了,她也能靠自己很好的生活下去。
    所以渺渺开始努力地工作,她本身就很聪明,又舍得下功夫,很快就能把她的工作干好,但是只要她掌握了所在岗位的工作内容,戚向晨就会把她换到一个新的岗位上,让她再去挑战全新的内容。
    渺渺的努力并没有白费,戚向晨在她的刺激下也有了明显的转变,他竟然真的去工作了!
    他每天都去工司,起初只是一脸高深地看着别人处理问题,渐渐的就让他摸着了门道,而且他是大老板,他只需要问一句,就有专门的负责人来给他讲解,连戚向晨自己都没想到,他居然在这种浓厚的氛围里找到了新的乐趣。
    戚向晨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海绵一样汲取着新的知识,渺渺也在不断挑战着新的岗位,他们在公司很少见面,回到家里之后不知不觉的就开始聊起了工作,等到他们自己意识到明显的变化时,戚向晨亲自接手了公司,终于如愿以偿的把渺渺调到了他的身边。
    当晚,为了庆祝自己终于达成了办公室恋情的伟大成就,戚向晨订好了餐厅,带着渺渺去吃晚餐。
    渺渺坐在桌边,看着窗外辉煌的灯火,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慌。
    现在的她她拥有了美景、美食,还有自己心爱的人,这样是不是有点太幸福了,幸福到她都觉得不安!
    她深吸一口气,跟戚向晨说了句话,站起身袅袅婷婷地走向洗手间。
    站在宽大的的镜子前,渺渺不断告诉自己没有事,是她想得太多了,等到情绪终于平静下来之后,她才开门走了出去。
    只是她没有想到,刚刚踏出洗手间的门口,就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死死地扣进了怀里。
    三个人的修罗场1
    一切快得都来不及反应,渺渺甚至都没有看清这个人是谁,就被他紧紧地抱住了。
    他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按着她的后脑,她的脸被迫埋在他胸前,而他正在亲吻着她的发顶。
    男人身上似有似无的萦绕着一种淡香,是她曾经很熟悉的气息,挺贵的男士香水,有一种成功人士所特有的,内敛的奢华,但是渺渺一直在心里称之为闷骚的味道,跟陆思齐这个人一样一样的。
    渺渺在呼吸间就有些恍惚,这个男人和他身上的气息一点都不陌生,她也曾经和他亲近无间的缠绵过,可是现在,只会让她觉得不舒服。
    她用力想要推开他,可是陆思齐抱着她纹细不动,根本就没打算放开她。
    “陆先生,请你放开我!”
    【陆先生】这个称呼疏远得可以,钢针似的在陆思齐心头扎了一下,疼得他皱起眉头,“你叫我什么?”
    一个称呼而已,重要吗?
    渺渺暗暗地翻了个白眼,“你弄疼我了!”
    “啊,对不起,我一时没有控制住。”陆思齐这才放开她,两手扶着她的肩仔细打量,“你还好吗,有没有受委屈?”
    “没有啊,我挺好的!”渺渺趁机后退一步,想要跟他拉开距离,“好巧啊,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陆先生,不过您贵人事忙,我就不浪费您的时间了!”
    走廊不算太窄,渺渺侧过身子从陆思齐身边快步地往外走,想要赶快溜掉,可她才走出两步,就被陆思齐抓住了手臂,他一用力,又把她拉回自己怀里。
    “为什么要躲着我?”
    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陆思齐才发现自己对她的渴望竟然这么深,没有她在身边的每一天都是既忙碌又空虚的,他以为自己可以不去想她,可是他根本做不到。
    只有让自己忙起来,不停地工作才能忘掉那种刺痛的空虚,可是只要一闲下来,浓到化不开的思念就会让他感到莫大的空虚。
    “别再离开我了!”他抱着她,像是快要溺死的人抱着救命的浮木,委屈地哀求着,“回到我身边来,好不好?”
    渺渺莫名其妙地问:“陆先生,您这是干什么?”
    她不能理解陆思齐的想法,在她看来,他们之间根本没有感情的交集,有的只是交易。
    陆思齐是主人,花钱给自己买了一个玩物,图得就是开心,而她需要钱,需要一笔只能买掉身体和为人的尊严才能换来的巨款,所以她卖掉了自己的一切,抵偿了巨额的债务。
    况且她和他的交易早就已经到期了,她的确是想过利用陆思齐和戚向晨之间的矛盾帮助自己逃跑,可是现她已经恢复了自由人的身份,用不着再跟他虚与委蛇了。
    “陆先生,请您放开我吧,在走廊上拉拉扯扯的多不好看!”
    渺渺不耐烦了,想要让他放开自己,想不到却刺激了陆思齐,让他更加用力地禁锢她,“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会再放开你了!宝贝,跟我回去好不好?”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抓住他的肩,用蛮力把他和渺渺分开,陆思齐被那股力道扯着狠狠地撞在墙上。
    他怒目而视,就看到了眼神冒火的戚向晨。
    三个人的修罗场2
    “你在干什么?”戚向晨愤怒到了极点,大手死死地攥着拳,关节处因为太用力而泛起一抹苍白,“趁我不在的时候,跑来骚扰的我女朋友,你也太让人恶心了!”
    陆思齐长这么大还没有真正的跟谁肉搏过,虽然后背上让人火大的疼痛感不仅没有淡下去,反而越来越鲜明,但他还是忍着没有动手。
    他深吸一口气,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然后才慢条斯理地看向戚向晨。
    “你不要胡闹!”陆思齐皱眉看着这个一向喜欢跟他对着干的弟弟,不耐烦地劝说着,“你已经不小了,不要总是做这么幼稚的事。就是因为你这么大年纪了,还一点正经事都不干,每天只知道混日子,所以妈才会对你那么失望!”
    戚向晨的嘴角上挂着冷笑。
    在以前,他特别介意陆思齐用这种口吻跟他说话,可他偏偏总是高高在上的,以一个优秀的儿子的口吻来教训他,每一次都把他贬低到尘埃里。
    这一次也是一样,陆思齐那套说辞还是原来的配方,原来的味道,只不过戚向晨除了觉得讽刺,再也没了之前那种被刺痛到几乎无法呼吸的感觉。
    渺渺拉住了他的手。
    “把手松开!”渺渺看都不看陆思齐一眼,捧起他的手,让他放松下来,然后查看他的掌心。
    果然,他手心处的皮肤被他自己掐出几个月牙似的,弯弯的红痕,渺渺轻轻地给他揉了揉,瞪了他一眼,“你不知道疼吗?”
    戚向晨低头看着渺渺,她不开心,因为他不爱惜自己。
    他恍然大悟。
    一切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有一个人不论在面对谁,或者发生什么事的情况下,都会走向他,站在他的身边。
    有她在,他就再也不用害怕孤独。
    她愿意选择他,就证明他根本没有他们说得那么差劲,他不是那么一无是处的人!
    多年来如影随行的心理创伤被女孩纤细的手指抚平,变成了带着她体温的,温暖的痒。
    戚向晨自己也明白,这绝不是单单某一次的选择造就了这样的结果,是他们这半年多的相处相恋,一点点的让他成长、释然。
    他知道他以前的脾气有多差劲,可是渺渺仍然愿意留在他身边,她是唯一的,不可替代的救赎和爱恋!
    理清了自己的想法,戚向晨也控制好了情绪,他第一次不带任何怨气地直视陆思齐,坦然地说:“你自己看清楚,到底是谁在胡闹呢?”
    陆思齐早就不想再看他们俩的亲密互动了,她的眼里没了他,却转而对他那个不成气的弟弟嘘寒问暖?
    怎么可能,她一定是故意做出这副样子来气他的!
    他不理会戚向晨,只管盯着渺渺,“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当初的确是我不好,不该用你来跟他打赌,你和他在一起肯定也不开心。乖,别再生气了,跟我回去吧!”
    渺渺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陆思齐,这个狗男人一直在说什么狗言狗语?
    实在是搞不清陆思齐的脑回路,渺渺干脆直接问:“你为什么觉得,我和他在一起会不开心呢?”
    三个人的修罗场3
    面对渺渺的问题,陆思齐同样觉得匪夷所思,跟戚向晨在一起为什么会不快乐?
    这还用问吗?
    这都是明摆着的事吧?
    “你又在说气话了!”陆思齐无可奈何地笑了,好脾气地劝说着,“是我不好,当初没有顾及你的感受,让你觉得被抛弃了,可是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
    因为他太过理所当然,这话说完反而弄得渺渺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挑眉看向戚向晨,你哥是不是有病?
    戚向晨不屑地哼了一声,却有些狼狈地移开了视线。
    陆思齐瞧不起他,戚向晨是一直都知道,而且戚向晨心里也清楚,陆思齐会这么想,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的。
    陆思齐的父亲身体不好,早早就没了,但是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却很深厚,他妈后来虽然又结婚了,可惜商业联姻没有感情基础,而且戚向晨的父亲本人就是个老纨绔,对妻子和儿子都不怎么在乎,平时连问都不会问一句,只管自己玩得开心就够了。
    这就导致了夫妻之间越来越淡漠,后来干脆变成了形式婚姻,他们各过各的,只是还保持着夫妻的名份而已。
    他妈把对戚家人的怨气都撒在了戚向晨身上,却把所有关怀和母爱都给了陆思齐,给他铺路,帮他成长,而陆思齐也很争气,年纪轻轻就建立起了自己的商业帝国,相比之下,戚向晨在遇到渺渺之前,完美地复刻了他亲爹的纨绔生涯,而且他还纨绔得青出于蓝,有过之而无不及。
    陆思齐是听着夸奖和鼓励长大的,他身边的人在夸奖他的同时,还会告诉他,他同父异母的弟弟比他差多了,他各方面都不如他,而这样做的第一个人,就是他们两个的母亲。
    当然,这里面也少不了戚向晨本人亲自现身添砖加瓦,甚至在他为了和渺渺达成办公室恋情,脑袋一热自己跑去公司坐镇的时候,他自己都以为他不如陆思齐。
    所以看到渺渺对陆思齐的态度以后,他就有点心虚,毕竟他原来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渺渺和戚向晨这边乐此不疲地打着眉眼关司,陆思齐就忍不住了。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并不是真的不在意她,她为什么还要用他那个不争气的弟弟来气他?
    陆思齐压下心里的不痛快,走到渺渺身边,一把拉住她的手腕,“乖,不要再跟我生气了,我知道你只是为了气我才会和他在一起的,现在我向你道歉,跟我回家吧?”
    他看着渺渺,等待她点头。
    是的,他根本没有想过渺渺会在他道歉后还有可能拒绝他。
    陆大少从来没有向别人道过歉,他觉得自己已经把姿态放得够低,渺渺又怎么可能不答应?再说有他在这里,她根本不可能真的想要和戚向晨在一起。
    可是,纤细的手腕猛地一抽,只留下一点浅浅的温度。
    陆思齐先是低头看着自己空握的手掌,又不解地看向渺渺,“怎么了?”他是真的不明白,渺渺这是什么意思。
    戚向晨直接笑出了声,得意洋洋地说:“这还不明白吗,她就是不想跟你走啊!”
    “不好意思,陆先生!”渺渺面无表情地宣告,“我不会跟你离开的!”
    三个人的修罗场4
    “可是不跟我走,你还想要去哪里呢?”陆思齐从来没有这样讨好过一个人,因为他根本不需要这样做,现在他却在竭尽所能地讨好渺渺。
    陆思齐自认对渺渺的态度非常好,继续耐心地哄着她说:“如果是身份的问题,你不用害怕,我可以给你解决一切问题,你的主人以后还是我!”
    他会这么有耐心,也是因为渺渺的身份,宠物是不许离开主人的,他们没有这样的权利。
    至于渺渺会怎么选择,陆思齐一点也不担心,毕竟有他这样出色的男人在场,谁会想不开真的去选择一个纨绔呢?
    但是戚向晨却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
    戚向晨超级开心,长到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胜利者的姿态,站在这个一直压他一头的大哥面前,简直堪称有生之年,心里爽得都快上天了!
    他直接开嘲讽,“什么主人?你在说什么胡话呢?”
    渺渺也在纳闷,听陆思齐的口气,好像还不知道她恢复自由了,可是以陆思齐的能力,不应该连一个这么容易知道的消息都不清楚啊?
    “陆先生,你是不是还不知道……”
    陆思齐也感觉到气氛不对,急着辩白,“对不起,我前段时间事情太多,在国外呆了一段时间,昨天才刚刚回国,是不是在这段时间里出了什么情况?”
    他问着渺渺,眼神却是扫向了戚向晨,言外之意就是想知道,他不在国内的这段时间,戚向晨是不是用了什么不光彩的手段,强行把她留在身边的。
    虽然说陆思齐是在担心她,可是渺渺根本就感动不起来。
    看来陆思齐是真的挺看不上戚向晨的,只要有点不好的事情,第一时间就怀疑到了戚向晨身上。
    也难怪戚向晨之前会是那么的自暴自弃,一个打从心眼里看不起他的大哥,还有这半年来从未露过一面的父母,戚向晨长大以后没去报复社会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陆先生,我已经不是谁的宠物了。”她挽住戚向晨的手臂说:“向晨给我恢复了身份,我现在是个自由人,以后也不用再麻烦你了!”
    “什么?”陆思齐又惊又怒,大声训斥戚向晨,“你怎么能给她恢复身份呢?”什么叫以后也不用麻烦他?她这是想要跟他断绝来往吗?
    渺渺对陆思齐的反应一点都不意外,她知道这个人高傲得很,嘴上再怎么说着喜欢她,可是她对他来说,终究只是一只宠物,一个玩意儿而已,他从来没有把她当成一个平等的人。
    这也是渺渺对他没有一点留恋的原因之一。
    “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问题,就不麻烦你费心了!”戚向晨得意洋洋地昂着头,可劲刺激着陆思齐,“再说了,她爱我爱得都不行了,一会看不见我都受不了,怎么可能会离开我呢,对吧?”
    戚向晨说完以后就眼巴巴地看着渺渺,那充满期待的小眼神看得渺渺差点笑出声来,她突然明白戚向晨为什么没有去报复社会了,他就是个傻白甜!
    算了,傻白甜也是难得扬眉吐气一回,她就多配合他一点吧!
    渺渺靠在他身上点了点头,故意用那种嗲声嗲气的声音,满脸娇羞地说:“我才不要跟你分开呢,人家最最最最喜欢向晨了!”
    天之骄子陆思齐怎么也接受不了这种结局,他不相信自己会输给戚向晨,她肯定是被戚向晨威胁了!
    陆思齐突然出手,把渺渺拉进自己怀里,“你不要再骗我了,那天我去他家里找你的时候,你哭着让我离开,说你不想给我添麻烦,难道那时候的眼泪也是假的吗?”
    “啊……”
    渺渺心想:何止是眼泪啊,我以前对你的一切都是假的!
    不过这种话在心里想想还好,真要说出来就有点太不给人留面子了,所以她沉默了。
    结果就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戚向晨凌厉的视线就扎在了她身上。
    她心里咯噔一声。
    坏了,玩脱了!
    三个人的修罗场5
    戚向晨死死地盯着渺渺,看得她如芒在背,让渺渺瞬间想起了被醋王戚向晨支配的恐惧。
    完蛋了,傻白甜吃醋了!
    渺渺现在真是看见陆思齐就烦,没事瞎说什么呢?
    上次陆思齐找过来,戚向晨就醋得厉害,压着她好一通狠操,小穴被他操得肿了好几天,今天这事要是处理不好,戚向晨大概能折腾掉她半条命。
    当然要是她真不想给戚向晨机会的话,他也不会不管不顾的强迫她,但是像渺渺这种在原生家庭都没有得到过什么温暖,最后还被亲爹给卖了的人来说,戚向晨是唯一一个,与她平等相处的同时,给她带来了温暖的人。
    她舍不得让他伤心。
    所以还是委屈陆大少吧,反正戚向晨已经委屈过那么多回了,就是轮也该轮到陆思齐了吧!
    渺渺一点心里负担都没有的切换到渣女状态,挺不耐烦地看了陆思齐一眼,用那种特别不走心的声音说:“陆先生,你想多了!”
    “你说什么?”
    “我觉得当时我已经表达得够清楚了,我希望你不要再来找我,省得彼此麻烦,而且我也没说错吧,现在这种局面真的很麻烦啊!”
    陆思齐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她,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那一天他们被迫分开的时候,她流着泪,满是眷恋地看着他。
    也就是当时的那一眼,让他无论如何也忘不了她,即便是身在异国他乡,他也没有一天不在想她。
    她怎么能这样冷漠?
    陆思齐和渺渺谁也没有再说话,戚向晨咬着牙说了一句:“别避重就轻,人家问的是你那天说了什么吗?人家是问你那时候为什么哭!”
    戚向晨想要相信渺渺,可是听到陆思齐的话之后,他又难免动摇恐慌。
    她当时是什么意思,既然没有选择跟着陆思齐一起走,又为什么要哭?
    是舍不得陆思齐,还是碍于那时候宠物的身份,不得不留在他身边?
    她的眼泪到底是为了谁流的?是陆思齐,还是为了她自己?
    当事人渺渺现在特别无语。
    别问,问就是后悔!
    但是戚向晨已经生气了,这种时候绝对不能承认,一定要否认到底。
    “我哭了吗?真的?哎呀,我自己也记不太清楚了呢!”渺渺礼貌而又不失尴尬地笑了笑,说:“我是真的记不太清了,可能就是因为害怕吧!本来我在家里呆得好好的,你突然跑来说什么要带我走,还对我动手动脚的,我怎么可能不害怕呢?”
    “我怕向晨回来误会,才急着要你走的,真没有别的意思,要是让你误解了什么,我向陆先生道歉。”
    连渺渺自己都觉得这番话说得婊里婊气的,也不知道戚向晨会不会信,至于陆思齐会怎么想,她压根就不在乎。
    然而陆思齐的反应还是出乎了她的意料,他竟然笑了,还笑得挺宠溺?
    “我就知道,你果然还是生气了!”陆思齐拉起她的手按在自己胸前,风度翩翩地说:“都是我不好,我的确应该早点来找你的,可我出国是为了正经事,而且我这不是一回国就马上来找你了吗,不要再和我生气了好不好?”
    陆思齐的表现太奇葩了,以至于渺渺都忘了把手抽回来,一脸呆滞看着他。
    这狗男人又说什么胡话呢?
    三个人的修罗场6
    渺渺在沉默是因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顺着陆思齐的话往下说,但是一直站在旁边的戚向晨却以为她被感动了,他以为渺渺动摇了。
    面对陆思齐的自卑感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自然也不可能在短短的半年时间里就彻底消失。
    他不想坐以待毙,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渺渺被陆思齐带走,所以他必须做点什么。
    “正经事?”戚向晨不屑地笑出了声,他看起来漫不经心,但是插在口袋里的手已经死死地攥成了拳,“听见了吗,人家出国可是为了【正经事】,其实你在他那里也没有那么重要!”
    “这种事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啊!”渺渺一边回答,一边想把自己的手从陆思齐手里抽出来,“你先放开我!”
    可是陆思齐不仅没有放开她,反面把她拽进怀里,死死地搂着她不放。
    他怒气冲冲地看着戚向晨,训斥道:“你能不能不要再胡闹了?我们在一起本来好好的,你非要来插一脚,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弟弟的份上,你以为随便来个什么人就能把她从我身边带走?这么大的年纪了,一点长进都没有,除了胡闹混日子,你还会干些什么?”
    戚向晨薄唇紧抿,脸色阴沉得可怕,陆思齐说什么无所谓,反正他早就麻木了,但是他受不了陆思齐抱着渺渺不放。
    他冲过去,拳头都已经抬了起来,却又突然停了下来。
    他诧异地看到渺渺踩了陆思齐一脚,而且还是用高跟鞋的细根,狠狠地跺在他脚上。
    陆思齐没有防备,闷哼一声放开了她,然而渺渺却没有退,她两手抓住陆思齐的领子,让他整个人俯下身子,顺势抬起膝盖重重地顶在他胃上。
    “谁让你骂他的?”渺渺甩甩头发,居高临下地看着缩成一团的陆思齐,“你以为你自己有多了不起,你凭什么这么说他?”
    “你根本就没有想过去了解他,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最近过得怎么样,你根本就懒得去管,你只要保持好自己成功人士的姿态,再随便训他两句就可以自我满足了,但是你说那些话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会怎么想?”
    刚才还是剑拔弩张的两个男人全都呆住了,他们呆呆地看着渺渺,被她突然爆发的气势震慑,谁也不敢随便插嘴。
    渺渺走到戚向晨身边,握着他的手大声说:“实话告诉你吧,我就是喜欢他,而且在他之前,我没有喜欢过任何一个男人,包括你!”
    陆思齐捂着胃慢慢地站起来,执拗地说:“不可能,你一定是骗我的,你怎么可能不喜欢我而去喜欢他?是不是他威胁你了,强迫你这么说的?”
    “你是脑子不好使,还是耳朵不好使啊?”渺渺都让他气乐了,“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是一个供你打发时间的玩物,我和你之间到底没有感情,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但是向晨没有把我成当宠物,他给我了足够的尊重,我会喜欢他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渺渺看了一眼同样震惊的戚向晨,偷偷在他手心掐了一下,笑着说:“本来嘛,他是纨绔,我是玩物,我们两个在一起还真挺合适的,就不高攀陆大少了。以后你也不用再来找我了,以你的条件,想找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非得跑来让自己不痛快呢?”
    她说完之后,也不去看陆思齐的反应,拉着戚向晨向外走,一边走一边说:“我都快饿死了,咱们换个地方吃饭吧?”
    戚向晨被她拉着向前走,偏着头不肯看她,哽咽地应了一声,“好!”
    幸福的狗男人
    从餐厅里面走出来,坐到车上之后,戚向晨已经控制好了情绪,再也没有了刚才哽咽躲闪的样子,渺渺看出他是不想被自己发现他脆弱的那一面,所以体贴的没有说破。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离开,随便吃了点东西直接回家。
    渺渺先去洗澡,等她出来的时候就发现戚向晨已经躺在床上睡了,她坐到他身边,摸了摸他的脸,“你不洗澡了吗?”
    “我用客房的浴室洗过了!”戚向晨转身把抱住她,他身上还带着沐浴露的香气,像个孩子似地紧紧地抱住她的腰,把脸完全埋在她柔软的胸前,闷声闷气地说:“谢谢你,我今天……很开心。”
    何止是开心,简直是太开心了!
    他在面对陆思齐的时候本来就没有什么安全感,虽然渺渺之前也明确的表示过对陆思齐不感兴趣,可是他亲眼看到了她的选择。
    看到渺渺坚定地选择了他,她看到了她保护他的样子。
    她个子那么小,根本就挡不住他,却还是气势汹汹地把他挡在身后,把陆思齐驳斥得哑口无言。
    原来有人在乎的感觉是这样的!
    只要一回想起刚才的事,戚向晨的心就会跳得飞快,这种悸动无关乎肉欲,却也让他沉迷。
    这大概……就是幸福的感觉吧?
    渺渺知道戚向晨的心情很复杂,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幽幽地叹了口气。
    又高又大的男人像个树袋熊似的抱着她不撒手,委屈巴巴的,弄得她也不忍心把他推开,干脆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就这么任他抱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天。
    结果他们两人就这么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早上被温暖的晨曦拥抱。
    已经是新的一天了,之前的不愉快就不要再提了吧!
    渺渺叫醒了戚向晨,吃过早饭之后一起去了公司。
    今天是她做为戚向晨助理的第一天,渺渺对待工作的态度非常认真,不论做什么都不忘核查,戚向晨笑着告诉她不用这么紧张,就算她有什么错,后面还他在呢。
    渺渺看了戚向晨一眼,懒得理他。
    这个家伙昨天回家的时候可怜得让人心疼,结果一觉睡醒之后马上满血复活,就差往脸上写下【春风得意】四个大字了,简直是走路都带着风。
    更可气的是渺渺就不能跟他有什么互动,随便看他一眼,他就觉得她在深情地凝视他,马上就会凑过来吻她,还得了便宜卖乖地说:“你好歹收敛一点,别总是这么热情地看着我,我都快没有心思工作了!”
    渺渺无语半天,忍了。
    不久后她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戚向晨瞬间把她的手握住,露出全方位无死角的帅笑,“别这么着急嘛,还有工作呢,一会闲下来我就陪你啊!”
    渺渺再一次面无表情地忍了下来。
    她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戚向晨和陆思齐真不愧是兄弟,抛开别的因素不谈,这两个男人都是一样的狗!
    要不是觉得对不起那些辛辛苦苦做企划案的人,渺渺真想把手里的文件甩到戚向晨脸上,看看能不能把他脑袋里的水都扇出来!
    你哥刚不犯病了,你又跑到我这狗言狗语个没完了是不是?
    戚向晨这时还有最后一份文件要看,就发现渺渺正在目不转睛地,痴痴地看着他,眼神里全是炽热的爱意!
    他向后一靠,冲着渺渺勾了勾手指,“过来,坐到老公腿上来,我先喂饱你!”
    渺渺瞪了他一眼,毫不犹豫地扭头就走。
    妈的,忍不了!
    гоūщеnщū9.cом(rouwenwu9.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