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яòúщEnщú⑨.còм 我不就是喜欢你这个

    幸福来得太突然,太顺利,反而恍惚间没有真实感。
    她抓着那张小小的卡片,用力到指节都泛白了,视线模糊不清,看不清楚上面的细节,可是她刚才已经看过了,这真的是她的身份证明。
    “你怎么会……你竟然真的……”
    渺渺抽抽噎噎的,连话都说不清楚,男人温热的手掌托住她的脸颊,让她慢慢地抬起头,“别哭,这是好事啊,难道不应该好好的庆祝一下吗?”
    盈满眼眶的泪珠被他温柔拭去,渺渺终于看清了戚向晨的脸,她呆呆地看着他,看了很久。
    他很好看,虽然人人都说他是纨绔,可他却特别好看。
    虽然第一眼看上去脾气不怎么好,但是现在渺渺觉得他像一只蚌,正害羞的对她张开了冷硬的壳,露出里面无限柔软的内心。
    多奇怪啊,明明是她在哭,可她偏就觉得真正柔软的,是她面前的这个大男人。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大概是她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在乎。
    是的,在乎!
    不是说陆思齐对她不好,可他对她的好是高高在上的,是居高临下的,不论怎么对她好,他给她的感觉都是施舍。
    那个时候的她还是一只宠物,连一个真正的人都算不上,明知道自己没有这样的资格,却还是格外的敏感,所以她对陆思齐只有算计,没有一点点的温情。
    她在陆思齐的面前没有半分尊严,而尊严,恰恰是一个身为宠物的人,最渴望的东西。
    连渺渺自己都觉得可笑,她都不是人了,怎么还好意思奢求身为人类的尊严!
    她以为自己就已经够可笑了,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戚向晨却比她更可笑,他竟然真的把自由给了她!
    他是怎么想的,是白痴吗?天底下怎么会这么天真的人?
    戚向晨不知道渺渺正在腹诽,他正捧着她的脸,担心地看着她,“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我想给你一个惊喜的,该不会是吓到你了吧?”
    “没有,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有什么好害怕的?”渺渺想了想,还是问出了最想知道的问题,“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审视的目光锁定在他脸上,戚向晨莫名的有一种感觉,这是渺渺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着他。
    他被她看得特别不自在,本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戚少,却突然红了脸,扭过头小声地说了一句:“因为我喜欢你啊!”
    “可是我有什么好喜欢的?”渺渺自嘲道:“就算是我卖身还债了,可我还是个一分钱都没有的穷鬼,和我在一起对你一点帮助都没有,你图什么呢?”
    戚向晨挺不开心,“我都这么有钱了,还要你帮助什么?我不就是……”
    他的声音突然变小,孩子气地嘟囔了一句:“我不就是喜欢你这个人嘛!”
    渺渺也搞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了,她竟然觉得眼前这个害羞的大男人竟然有点可爱?
    第一次见面时,他活像一只巡视领地的雄狮,高傲得不可一世,可是现在雄狮成了撒娇的大猫,温驯的低着头,时不时用忐忑的小眼神偷偷瞄她一眼。
    他喵的,还越看越可爱了!
    算了,反正有个更有钱的陪着,疯就疯吧!
    渺渺反客为主,一下子扑倒戚向晨,她骑在他腰上,抓着他的领口吻了下去。
    用流水的花穴磨蹭硬挺的大鸡巴
    渺渺觉得戚向晨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对,她恢复了自由人的身份,这是件好事,天大的好事,的确是应该好好庆祝一下的!
    男人看似清瘦却蕴含着极大力量的身体正被她压在下面,渺渺两手抓着他的领口,霸气十足地吻了下去,这是她第一次真心实意地想去亲吻一个男人,渺渺认为这才算是真正的初吻。
    她感受着戚向晨的双唇,有些好笑地想着:这么高大的一个人,嘴唇竟然也是软软的,亲起来很舒服,她以前为什么没有注意到呢?
    小巧粉嫩的舌尖舔过戚向晨粉红色的唇,撬开他近乎与无的防守,轻易地探入他口中,在他的闷哼声里挑逗勾缠。
    “至于这么高兴吗……唔嗯……”戚向晨支支吾吾地连话都说不清楚,他只知道现在的渺渺很开心,这还是她第一次这样热情的邀请他。
    两人吻着吻着就滚在了一起,衣服被一件一件扔了出去,当他们完全裸呈相见的时候,又滚回了女上男下的姿势。
    戚向晨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好像怎么也看不够似的,“今天这么主动啊,骑在我身上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要反过来操我吗?”
    “不行吗?”不再是宠物的渺渺马上变得鲜活起来,之前那种令人心惊的冷漠和疏离粉碎消失,她变成了一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眼波飘飘的模样,性感美艳得让他神魂颠倒。
    “行,你想对我做什么都行!”他认真地点头。
    “这么乖呀!那……”她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高耸的乳肉上,“奶头好痒啊,你来给我舔一舔,吸一吸!”
    她已经动情了,樱粉色的小奶头就在戚向晨的鼻尖处,骚胀胀地硬了起来,成为一道淫靡诱惑的美景,他根本经不起这样的诱惑,想都不想地张口含住软嫩的奶尖尖,用力一吸。
    “啊啊……好舒服……”渺渺昂起头呻吟出声,酸酸麻麻的感觉舒服极了,小穴里面突然涌出一股热流。
    戚向晨感觉到小腹上突然一热,低声笑着说:“才嘬了一下小奶头你就湿了?今天怎么这么浪?”
    他开始卖力地玩弄她的大奶子,两只大手把丰满的乳球完全掌握,又搓又揉地把一对美乳捏成各种让人发狂的形状,他轮流吸着两颗奶头用力嘬,给予她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
    “好爽……啊啊啊……奶头被吸得好舒服……”
    渺渺目光迷离,骑在他身上风骚地扭动着屁股,淫荡的小嫩穴不住地向外吐着淫水,把他的小腹和耻毛都涂得一片湿滑。
    “从今以后叫我向晨吧!”戚向晨含着奶头说:“你这对大奶子真是太美了,宝贝我忍不住了,想要操你!想把大鸡巴插到你的小骚屄里去,狠狠地干你!”
    渺渺朝他一笑,翘起屁股扶着硬挺勃动的大屌,在淫水泛滥的花唇上蹭来蹭去,“这就等不及了?原来你也是个欠操的小骚货啊!想要就求我呀,求我让你这根发骚的大鸡巴插进来!”
    骑他,被大肉棒贯穿的瞬间就爽到高潮
    戚向晨长到这么大,一直是圈子里有名的恶少,只有他去欺负人,还从来没有被别人欺负过。
    但是现在,她被渺渺骑马似的骑在身下,性器也被她握在手里高高在上地把玩着,他居然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还被这种新情趣折磨得激动不已。
    他忍受不了这热辣的勾引,劲腰蛮横地向上挺动,把骑在他身上的渺渺都顶得颠簸起来,哑着嗓子说道:“求你了,宝贝,好宝贝,让我操你吧!我想操你,想操你的小嫩屄!”
    渺渺笑得美艳乖张,手里套弄着充血勃起的大屌,用自己湿漉漉的花唇磨蹭不停吐出淫汁的大龟头,“都胀得这么硬了,你就这么想要吗?”
    “想要,我想要你,只想要你!”戚向晨急得大吼,龟头蹭动着软嫩的花瓣,勾魂的快感促使他更加躁动不安,他凭着感觉狠狠地向上一顶,巨大的性器在淫水的滋润下,扑哧一声直插到底。
    “啊啊……胀死人了……大鸡巴插进来了……啊啊啊……好胀啊……”
    软嫩紧致的小屄突然就被粗壮的大肉棒贯穿,媚肉被滚烫的大鸡巴戳弄得又酸又痒,渺渺还来不及动弹,就有一股难以抵抗的快感从小屄深处一直冲击到骨髓,竟然是被他一下子就插到了高潮。
    “啊啊啊……不行……我泄了……别动呀……”
    渺渺两手都撑在戚向晨的胸膛上,防止高潮中酸软无力的自己从他身上滑下去,但是很快她就意识到根本不用担心这个,那根巨大坚硬的大鸡巴完全深入她的小嫩穴,将她整个人都钉在了他的身上。
    戚向晨很喜欢渺渺的主动,却不代表他愿意一直被她馋着,他飞快向上顶动腰身,红胀胀的大肉棒自下而上疯狂的捅操着水淋淋的花穴,巨大的龟头在小屄深处碾压着骚点众多的媚肉,给她带来一波接一波的快感。
    胸前一对沉甸甸的大奶子上下弹跳,渺渺爽得晕乎乎的,一底头就看到那根婴儿手臂一样的大鸡巴蛮野地插操着她的嫩穴,粗壮的棒身把穴口撑得都变了形,淫水汩汩地向外冒。
    戚向晨抓住两团大奶子用力捏,坏笑着问:“你不是要操我吗,怎么不动了?可别说我没有给你机会,小屁股给我扭起来,扭得越骚越好,否则的话,我可要反过来操你了!”
    “你不许动,说好了是我操你的!”渺渺今天格外大胆,她咬着下唇,费力地抬起屁股,让一直深插在小骚穴里的大鸡巴渐渐抽出,然后再一咬牙坐下去。
    “啊啊啊……好深……我在操你的大鸡巴呢……好棒……啊啊……爽死了……”
    渺渺不停地抬臀又再狠狠地坐下去,把下面那根直挺耸立的大屌一次又一次地完全吞没,粗长的性器一下一下的捣弄着骚穴,尽情地干进最深处。
    女上位可以让她控制大鸡巴插入的角度,每一次坐下去,大龟头都能插中她最骚最痒的那块浪肉,这样操了没多久她就坚持不住了,再一次哆嗦着到了高潮。
    “啊啊……操我……就是这里……好爽啊……又泄了……”
    爽过之后,她无力地倒在戚向晨身上,片刻间天旋地转,渺渺马上吓得又是一哆嗦。
    坏了,他要反攻了!
    *************************************
    亲爱的们,这两天真不是我故意断更,我是实在上不来,连请个假都请不了,也是无奈。
    哭叫求饶却被操得更狠
    高大的男人轻而易举的将渺渺压在身下,壮硕的性器都没舍得从高潮中的小穴里面拔出来,“难得你今天这么骚,都骑到我身上来了,自己扭着小屁股,用小骚屄吃我的大鸡巴,怎么能这么快就停下来呢?”
    “不要……嗯啊……等一等……”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渺渺吓得夹紧了小嫩屄,可怜巴巴地求他,“高潮还没过去呢……向晨……等会再操好不好……啊啊……大鸡巴太厉害了……我受不了的……”
    插在花穴里面的大鸡巴又热又硬又坚挺,渺渺非常清楚戚向晨的力气和持久度,她自己主动的时候还好些,可是一旦被他掌握了主动权,她就只有被他操到喷尽了淫水,爽得晕死过去的下场。
    她被戚向晨摆弄成特别羞耻的姿势,发情小母狗似的翘着浑圆肉感的屁股,湿滑的小屄蠕动吸吮着硬胀的大鸡巴,奶子自然下垂,被他的大手完全包裹,色情地拉扯着红肿胀大的奶尖,白嫩嫩的乳肉从他的指缝里委屈地挤出来。
    “不操怎么行,小骚屄又紧又嫩的,操一下还会喷浪水,把我吸得快要爽死了,怎么可能不操你呢?”
    戚向晨一边说着,一边耸动着精瘦结实的公狗腰,铁杵一样的大鸡巴每次插进来都特别用力,硬生生地填满了媚肉里所有敏感的缝隙,干得小骚穴淫水奔流,噗嗤噗嗤地往外喷着水花。
    小嫩穴被他干得麻酥酥的,又胀又痒,渺渺下意识地摇摆着腰肢,充血胀大的阴蒂骚浪地从花唇间挺立出来,又总是被摇晃的卵袋拍得快感连连。
    嫩穴里面的骚芯也是早就被大鸡巴干肿了,不论他怎么抽插,总是能把这块浪肉顶到变形,爽得她上气不接下气。
    “慢一点……啊啊……太快了……大鸡巴操得好深……啊啊啊……不行……又要到了……”
    高潮再一次猛烈的冲击着渺渺的感官,她爽得直哆嗦,手臂再也没有了支持身体的力气,上半身软软地倒在床上,只剩下被他按住狠操的小屁股还淫荡的翘着。
    感觉到了她在高潮,戚向晨也不肯停下来,漆黑茂密的耻毛都成了玩弄她的工具,在他撞上来的时候扎刺着小骚核,促使小骚屄没完没了的潮吹喷水。
    火热的大鸡巴在抽搐的小穴里飞快进出,挺翘饱满的大奶子压在床上,敏感的奶头在床单上蹭过来又蹭过去,和高潮中的小穴一样让她爽到头晕眼花。
    “小嫩屄真骚,真嫩,操一操就能浪到喷水!”戚向晨操她的速度一点不减,张开五指抓着弹软的臀肉揉捏,红胀粗长的大肉棒从雪白的臀肉中间抽送,不停操干着骚水淋漓的嫩穴。
    他每一下都干得又快又狠,渺渺承受不住,抽泣着呻吟,“我不行了……呜呜呜……你慢一点啊……要被操坏了……”
    她本来就是易感的类型,又因为动情而变得更加的敏感,况且戚向晨的性器实在是又粗又大,像婴儿的手臂一样,把窄小的花穴撑到了极限。
    紧致的抓握感促使他更加疯狂的耸臀操干,小巧的嫩穴被他干得不断痉挛,高潮在他强势的猛操中被无限延长,而她越是哭求,戚向晨就操得越狠。
    狂插狠操,精液太多把肚子都灌满了
    雪白的双腿性感的朝他敞开着,红胀粗长的大鸡巴狠狠捣在脆弱敏感的骚芯上,酥麻酸爽的感觉汹涌澎湃地冲击着渺渺的神经,她无法自控地放声大叫,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把身体里溢满的快感发泄出来,“啊啊啊……大鸡巴好厉害……要把小骚屄操穿了……呜呜呜……”
    “放心吧,宝贝的小骚屄怎么操都不会松,更不会被我操穿的!”
    硕大的龟头硬得要命,每一下都会戳在最敏感的花心上,恶狠狠地从所有隐藏的骚点上剐过,源源不断地从她的小嫩屄里榨出淫水。
    “你是我的女朋友了,以后天天都要把小嫩屄给我操,我会让你爽上天,让你的小屄里一天到晚都要夹着我的精液!”
    戚向晨按住白嫩的翘臀,公狗腰飞快耸动,滔天的快感又一次把渺渺推上了激爽的顶峰,她甚至在意乱情迷的高潮里听到自己的小骚穴被操到喷水的声音。
    “救命……啊啊啊……小屄不行了……又潮吹了……”
    渺渺滩软在床上,软嫩的臀瓣被撞起一层层的肉波,戚向晨明知道她在高潮也不肯停下来,大鸡巴捣得又快又深,非要把两只大奶子撞得甩来甩去,娇嫩的小奶头都在床单上蹭肿了。
    戚向晨的心里已经被爱意占满了,他长这么大第一次真的动心,也是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和自己爱的人做爱是件这么爽的事情,他大概永远也不会厌烦。
    他越操越狠,狂猛地深入捅操把小骚穴干到不停痉挛,狰狞的大肉棒布满了青筋,蛮横地抵着骚心研磨冲撞,渺渺爽到两眼翻白,不断袭来的快感让她尖叫着剧烈潮喷,大股大股的淫水从被狠操的花穴里喷射出来,水珠飞溅得到处都是。
    “小屄真能喷,让我看看你还能喷多少出来!”
    红胀坚挺的大鸡巴上面沾满了淫水,亮晶晶的格外凶悍,戚向晨摆弄着渺渺换了个姿势,让她仰面躺在他身下,方便他一边操干小嫩屄,一边嘬弄硬胀起来的小奶头。
    他含住嫩奶头又嘬又咬,用牙齿把奶尖儿扯住拉长,渺渺摇头哭叫着求他轻一点,可他马上又去蹂躏另一个了。
    铁杵一样的大肉棒疾抽狠插,小小的嫩穴都被操开了花,她哆嗦着看到他把大鸡巴狠狠地捣进自己的小嫩屄,噗嗤噗嗤的从里面操出了大量淫水,大龟头毫不留情地捣进花穴深处,一鼓作气地直插子宫。
    敏感娇嫩的子宫内壁承受不起这样狂猛的狠操,马上就在大鸡巴的狂操之下抽搐痉挛,渺渺呜咽着抱紧了他的窄腰,浪声大叫着,“大鸡巴操到子宫了……啊啊……啊啊……向晨……快停下来……我要被你干死了……唔嗯……”
    剩下的话都被戚向晨用热烈的深吻堵了回去,他死死地抱住她,翘臀疯狂地耸动着,狰狞的大肉棒真的快要把她的小嫩屄操穿了,百十抽之后,深插在小屄里的大屌又胀大了一圈,用滚烫的浓精灌满了她的肚子。
    自由的快乐
    一夜激情过后,渺渺和戚向晨吃过早餐,手牵着手走出别墅。
    她一直没有说话,饱满的唇紧抿着,任由戚向晨牵着她踏出了别墅的大门。
    他们就这样静静地走着,起初是戚向晨走在前面,渐渐的渺渺加快了脚步,一点一点地追上他。
    早晨明媚的阳光有一种令人雀跃的魔力,暖洋洋地照在渺渺身上,令她的心都飞了起来。
    强烈的心跳声在耳边鼓动,渺渺的脚步越来越快,也越来越轻盈,她超过了戚向晨,下意识松开了他的手,独自向前跑去。
    戚向晨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但最稍后,他轻声笑了出来。
    斜射的阳光给女孩奔跑的背影涂上一层淡金色的保护层,长发柔顺摇曳,双腿笔直修长,无数次被他握在手中的纤细的脚踝,一切的一切都美得恰到好处,最要紧的是,他知道她很开心!
    不是以往那种不达眼底的笑,而是他从没见过的欢快和活泼。
    大男孩被女孩的情绪感染,迈开双腿追着她跑了起来,追上她之后也不说话,只是陪着她一起跑下去。
    他们一路跑出别墅区,跑到两边都是大树的公路上,渺渺终于跑不动了。
    她两手扶着膝盖喘了一会儿,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形象。
    感觉到了戚向晨玩味的视线,她笑得张扬,用满不在乎的口吻故意向他挑衅,“后悔吗?我从来就不是那种乖巧听话的小姑娘,之前都是装的!”
    她以为戚向晨会不开心,很有可能会觉得被骗了,可她怎么也没想到,戚向晨的底线居然低得出奇。
    他顺势坐到她身边,长臂一伸就把她揽到怀里,大声笑着说:“巧了,我也不是什么好人!”
    渺渺看着他神采飞扬的笑脸,帅气得不像话,她张了张嘴,最终也没把心里的那句话说出来。
    她想说:你挺好的,至少比我遇到的其他人都好多了。虽然是个傻白甜,可是……
    不讨厌。
    阳光照在身上,暖得都有些发热了,渺渺彻底放松下来,结结实实地靠在戚向晨身上,惬意地看着天空。
    好久好久了,自从家里破产,她被她爸卖了顶帐以后,她就再也没有看过头顶的天空是什么样子了。
    幸好天空还是和以前一样,是那种有些沉重的灰蓝色,不是她想像中明媚蔚蓝的色彩,却真实得能让她放松下来,她不是在做梦。
    这一刻渺渺终于真的相信……
    她自由了!
    呼吸过自由的空气以后,戚向晨叫了车来接他们,两个人跑到市中心大肆采购一番,只要是渺渺仔细看过的东西,戚向晨全都二话不说地给她买了下来,结果反倒搞得渺渺很不好意思,再也不敢四处乱看了。
    虽然没有特别说什么,但是渺渺自己心里清楚,她受了戚向晨一个天大的恩惠,恢复身份这种事,如果没有主人申请,单凭她一个宠物,是怎么也无法达成的。
    光是这一件事,她就已经欠了戚向晨太多,渺渺只能想办法尽可能的去偿还,至于别的东西,她真的不想再让戚向晨花钱了,她怕自己还不起。
    当天晚上,戚向晨带着她在一家贼贵的餐厅吃了一顿根本吃不饱的晚饭之后,两个人又在凉爽的夜风下走了好长一段路。
    在灯火阑珊的夜色中漫步,周围的一切都被染上了一层浪漫的色彩,当时觉得挺不错,只可惜浪漫不能当饭吃,刚一回到家,他们俩的肚子就同时响了起来。
    ……啧,有点尴尬。
    гоūщеnщū9.cом(rouwenwu9.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