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ρó18ɡ.cóм 操得太深,大鸡巴要把肚子都

    感觉神经最丰富的性器被柔嫩紧致的媚肉紧紧吸裹着,戚向晨的呼吸不可抑制地粗重起来,他不管渺渺是不是还在最难耐的高潮里,继续打桩一样狠狠地操干着她的小嫩屄。
    高潮中大股大股的淫水喷涌而出,炽热激射的液体冲击着敏感的龟头,有几次甚至会击中他的马眼,令人牙酸的尖锐快感太过刺激,他差点把持不住,直接射了出来。
    他咬住粉嫩的小奶头拉扯撕咬,用狂暴的力量在她身上留下自己的痕迹,“小骚屄这么会吃鸡巴,还敢喷出骚水来射我,你就这么想让我早点射出来?”
    “我没有……我控制不住……啊啊啊……你快停下来呀……小骚屄要烂了……要被大鸡巴活活操烂了……”
    渺渺都快要爽死了,那根粗壮烫人的大鸡巴总是用力地捣进小屄深处,抽到几乎要完全退出去,再更用力地捅进来。
    狰狞的大龟头每一下都会戳在最敏感的骚芯上,看着她被操得一个劲哆嗦喷水,大龟头就会挤开小小的子宫口,一直干进更娇嫩的小子宫里,旋转碾压着脆弱的内壁。
    “太爽了……啊啊……要死了……呜呜呜……饶了我吧……”
    渺渺哭着求他,那种几乎要被大鸡巴把肚皮都捅破的感觉太吓人了,再这样下去,恐怕会有一个超级大高潮在等着她,她又要被他操到晕死过去了!
    可是就算她害怕,骚嫩的小穴还是被大鸡巴干得越来越舒服,淫荡的媚肉饥渴收缩着,吮紧了粗长的大屌,不由自主的回应着戚向晨狂猛的操干。
    “骚宝贝,我这么爱你,你怎么能只想着逃呢?”
    细腻滑嫩的肌肤使得戚向晨爱不释手,激动的男人控制不好力道,在雪白的肌肤上留下许多发红的指印。他兴奋地把她的腿分开到最大,粗长的肉棒强横地插进小屄最深处。
    娇嫩的骚芯被滚烫硬挺的大龟头顶得都变了形,可是戚向晨仍色不满足,杀气腾腾的大鸡巴还在继续往她的小屄深处顶进来。
    “啊啊……不要……真的不行了……啊啊啊……不要再进来了……”
    渺渺踢动双腿用尽全力挣扎着,想从那种几乎要被贯穿的恐怖快感里挣脱。
    白嫩嫩的小屁股跟着扭动,又肉被戚向晨一巴掌打下来,无情的镇压了,“啊啊啊……主人……不要打屁股……好疼呀……”
    “哼,屁股长得这么欠操,不打屁股的话,那就只能往死里操你的小骚屄了!”
    硬到极点的火热肉枪尽根插进花穴深处,飞快地顶撞抽插,每一下插入都狠狠地干到尽头,粗暴地捅开了宫口,奸淫着子宫里敏感脆弱的嫩肉。
    渺渺被他操得头晕眼花,张着小嘴剧烈地喘息着,“太大了……我要被大鸡巴主人干死了……啊啊啊……肚子要被大鸡巴捅穿了……”
    激烈的猛操使得渺渺感觉有些窒息,小嫩屄越绞越紧,浪肉都挤在一处,再被巨大的性器狠狠地捣一捣,致命的快感突然爆发出来,淫水阴精连同尿液一起喷射飞溅,像是在镜头前下了一场淫荡放浪的雨。
    ***********************************************
    长假终于来了,今天就是长假开始的好日子,祝所有宝贝们都能度过一个美满快乐的假期,节日快乐呀!
    长假期间只要没有别的事,两篇文都会日更哒,大家记得来看哟!
    她的选择<长日光阴(纯肉NP全H)(乱作一团)|臉紅心跳来源网址:нāìㄒāNɡSんǔщǔ(んāì棠圕楃)っ℃OΜ/623712/articles/8510389
    她的选择
    果然不其然,在戚向晨猛烈的操干攻势下,渺渺真的被他操到晕过去了,不过就算是这样,摄像机也没有停下来。
    戚向晨低头看着怀里昏睡的女孩,红扑扑的小脸上浮着一层薄汗,整个人都依赖地贴在他身上,还在下意识地抽泣着。
    乖巧软萌的样子一下就把戚向晨击中了,他的心里酸软一片,恨不得把这个小姑娘吞下去,放到心尖尖上藏起来!
    他笑了,在她嫣红的唇瓣上温柔一吻,抱着她进入浴室,洗过澡之后又体贴的把她放在大床上,盖好小被子,然后才打开笔记本查看今天的监控。
    在监控里他看到他的好大哥不管不顾地冲进他家里,一看到渺渺就死死抱住了她,当时他脸上那种满足的表情看得戚向晨脸色阴沉,但是马上,他就看到渺渺的挣扎。
    她不愿意被他抱着,努力地想要推开她,只可惜她敌不过陆思齐的力气,被他牢牢的禁锢在怀里,然后她更不情愿了,皱着眉继续挣扎,也没看清她到底做了什么,就看到陆思齐夹紧双腿放开了她。
    然后就是陆思齐被人带走,临走前渺渺还坚定地把他推了出去,那时她背对着摄像头,他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戚向晨知道,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她选择留下来,留在他的身边。
    这个认知让戚向晨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从懂事的那天开始,只要是他和陆思齐在一起,任何人都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择陆思齐,就连他们的亲妈都是一样,然而……
    渺渺却选择了他!
    他的心跳得飞快,把监控视频倒回去看了一遍又一遍,充分明白了渺渺的选择。
    她决定和他在一起!
    他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把脸埋在掌心一动不动地坐了好久,然后他轻手轻脚地爬上床,抱住了那个牵动他所有情绪的女孩。
    戚向晨睡不着,也舍不得吵醒她,他就躺在她身边,静静地看着她,视线一次次地描摹着她的眉眼,猜测着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觉得她会选择他的最大理由,应该就是他拥有【主人】这个身份。
    当陆思齐是主人时,她的眼里从来就装不下别人,现在主人换成了他,她也是一心一意地跟着他,哪怕陆思齐来抢人,她也没有跟他一起离开。
    想到这里,戚向晨的心情就有些复杂。
    他庆幸自己是她的主人,否则他回来的时候很有可能就再也看不到她了,但是与此同时他又觉得烦躁,如果他的猜测是对的,那么她在意的只是主人的身份,而不是具体的某一个人。
    事情不能再这样发展下去了,他必须做点什么,他要走进她的心里去,不是以主人的身份,他想要成为她的恋人,让她发自内心地想要和他在一起。
    他盘算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大概是气氛太过美好,戚向晨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就感到脸上痒痒的,他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主人,你醒了呀!”渺渺乖巧地躺在他身边,鼻尖和他的鼻尖蹭了蹭,可爱得让他马上清醒过来,“快醒醒吧,天都黑了呢!”
    戚向晨在她的可爱攻势下溃不成军,抱着她重重地亲了一口,才说:“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
    我发现flag这个东西真的是一点都立不得,刚说了要两边都日更,结果昨天我就死活上来,POPO怎么也打不开,然后还有亲戚过来玩,时间上也不富裕,所以两边都日更大概是够呛了,我尽量保持日更吧!
    主人的想法<长日光阴(纯肉NP全H)(乱作一团)|臉紅心跳
    来源网址:нāìㄒāNɡSんǔщǔ(んāì棠圕楃)っ℃OΜ/623712/articles/8514355
    主人的想法
    “嗯?”渺渺歪头看着他,娇娇俏俏的,懵懂又可爱,“主人想要问什么?”
    “你……”戚向晨一手支起头,侧躺着,一副打算长谈的样子,“为什么要做别人的宠物?”
    绝大多数给别人当宠物的人都是穷苦家庭出身,谁都想要有尊严的活着,如果不是没办法,谁又愿意去当别人的玩物呢?
    戚向晨本来也是这么猜测渺渺的身世的,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他觉得自己错了。
    虽然她平时说话不多,但是礼仪举止都很优雅,像是从小就接受贵族教育长大的。
    所以戚向晨才会想不通,一个这么优秀的女孩子,就算是生活上有些难处,只要她肯努力打拼,绝对不会沦落到给人当宠物的地步。
    她到底是为什么自甘堕落的?
    渺渺惊讶了一瞬,她还以为戚向晨会问陆思齐的事情,想不到他关心的重点竟然是她!
    关于自己的事,渺渺不想说什么,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有什么好提的?
    戚向晨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等了一会也没有等到她的回答,这才轻声问道:“怎么了,你不想说?”
    这是渺渺跟他回家以后,第一次表现出不顺从,但是戚向晨并不介意她的态度,只是有些心疼,总觉得她不愿说的事,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也对,如果是好事,又怎么会到现在这种地步?
    “你不想说就算了,不用勉强!”戚向晨拉过她的手,送到嘴边轻轻地吻着,漆黑的眸子里依然只有她的身影,“但是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你现在还有没有别的麻烦,只要是我能办到的,我都会替你解决掉!”
    突然的示好让女孩很不习惯,在她心里戚向晨和世界上的任何一个男人都没有什么不同,她会和他在一起也不是出于她自己的意愿,而是她身为宠物,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
    所以说他怎么突然就想对她好了呢?
    难道是日久生情了?
    渺渺有些恶劣地想:这个人真可笑!
    之前来还把她当成玩意儿从陆思齐手里抢过来,也没跟她说过什么交心的话,她只是嫌麻烦没有跟着陆思齐跑掉而已,他就感动了?
    男人的感动都是这么廉价的吗?就像她那个抛弃发妻,娶了小三的亲爹一样,每天都恨不得把我爱你挂在嘴上,可是当他破产的时候,最先被他抛弃的就是他最爱的老婆孩子。
    她的嘴角微微翘起,似笑非笑地说:“我没有什么麻烦,当初拍卖的那笔钱已经足够偿还我父亲欠下的账,现在我身上已经没有债务了。”她只要找准机会离开,以后就真正的自由了!
    “原来是这样!”戚向晨听懂她话里面隐藏的意思,突然从床上爬起来,坐在渺渺的对面,拉着她的手,郑重地问道:“我想给你解除宠物的身份,你……愿意吗?”
    戚向晨的话真的很让渺渺心动,因为一旦成为宠物,她就失去了自由人的身份,哪怕主人身亡,她也只能被转手卖给别的主人,想要恢复自由身,就只有一条合法的路可走,那就是主人解主她宠物的身份,但是目前为止,真正能够以这种方法恢复自由的人,少之又少。
    她眼睛亮闪闪地问:“主人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可以不用再当宠物了吗?”
    恢复身份<长日光阴(纯肉NP全H)(乱作一团)|臉紅心跳
    来源网址:нāìㄒāNɡSんǔщǔ(んāì棠圕楃)っ℃OΜ/623712/articles/8515310
    恢复身份
    渺渺问戚向晨,“主人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可以不用再当宠物了吗?”
    戚向晨认真地说:“当然,我不想再这样对你!”
    渺渺一下子扑进戚向晨怀里,用雀跃的语气撒着娇,“主人真是太好了,我最喜欢你了!”
    她的脸埋在他胸前,戚向晨看不到她眼底的冷漠,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正抱着她撒娇的女孩子,根本没有相信他的话。
    红唇边挂着讥讽的笑意,渺渺觉得戚向晨所说的话,不过是挂在她面前的胡萝卜,只是一个诱饵罢了。
    主人的身份对于宠物而言有着天然的优势,就算是真的日久生情,也没有几个主人会选择给自己的宠物恢复自由。
    原因很简单:恢复了自由的人,随时有可能离开。
    但是宠物就不一样了,只要他还是她的主人,渺渺就是没有独立的身份,她无法工作,不能养活自己,连最基本的生存都不能保证,不管她愿意与否,她都必须留在他的身边。
    在渺渺原本的计划里,她想要挑拨陆思齐和戚向晨的关系,让他们兄弟两个大打出手,然后趁乱离开这个国家,但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个计划到底能不能成功,答应帮她的那些人靠不靠谱,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想走到那一步。
    她没想到戚向晨会对她说出这番话,机会突然出现在眼前,渺渺不能放过,她决定接受他的提议,不管他还有什么条件,只要她能做到,她全都答应。
    生活已经如此不堪了,再惨还能惨到哪里去呢?
    只要有够重新成为一个真正的人,她没什么豁不出去的!
    然而戚向晨的条件,再一次让她目瞪口呆。
    这个一向纨绔又不可一世的男人,竟然在她面前红了脸,连耳朵尖尖都红了起来,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少年一样不敢抬头,只是死死盯着他们交握的手,“我喜欢你,不想以主人的身份困住你,所以我想问问你,等你恢复自由以后,还会不会跟我在一起?”
    “你说什么?”渺渺本能地反问。
    这个人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胡话?
    给她自由身,把主动权放在她手上,难道就是为了让她心甘情愿的跟他在一起?
    是我疯了还是他傻了?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傻白甜?
    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说他是纨绔子弟的?这分明就是地主家的傻儿子啊!
    渺渺不知道戚向晨在别人面前真就是个十足的富家恶少,只有对她才会这样温顺,而他温顺的原因也是他自己搞错了她的意思,根本不知道现在的戚向晨到底有多忐忑。
    不过她觉得吧,他傻一点也没有什么不好,只要答应做他的女朋友,她就可以恢复自由,多好的事啊,她乐意还来不及呢。
    在她的认识里,有钱有势的男人都花心,现在喜欢她就什么都好,等到不喜欢了,最无情的那个人也是他。
    至于女朋友什么的,当就当呗,她只要等着他厌倦就好了。
    明明是关于她人生的大问题,结果却这样玩笑一样轻易地决定了,渺渺以为戚向晨还要好好地拿捏她一段时间才肯给她恢复身份,可是没想到第二天上午,她刚从明媚的阳光中醒来,一睁眼就看到了她的公民身份证明。
    她拿着那张不过巴掌大小的身份证明呆了好久,这东西就是一张卡,又小又薄,还轻巧得不像话,可是对于她来说,却是重逾千斤的尊严。
    视线突然模糊,水珠滴落在卡片上,上面的字迹入大而扭曲。
    渺渺有些不敢想信,就这么简单吗?
    sаиjīцsんцωц.νīρ(sanjiushuwu,vip)
    --